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林方】距离

#开学倒计时前的振作

#按理说这是刀,可是结尾又he(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痛痛快快写小甜饼)

#就算是刀片也祝你们食用愉快

 距离是个神奇的东西。它的神奇之处不仅仅在于可以产生美。

  方锐趴在二楼走廊的栏杆上瞰望江山,下面每个人一说一笑尽收眼底。包括楼梯拐角角落里正在问老师问题的林敬言。

  讲真呼啸作为一个三流中学校服款式配色真的不好意思往美那边靠,这时候颜值气质的重要性就显现出来了。林敬言成绩一向优秀,再三流学校的学生会主席也肯定是人群中的佼佼者,行为举止在他们这群小混混里简直就像是皇室子弟掉到贫民窑里那样彬彬有礼鹤立鸡群。这就导致了他在人群里各种耀眼,无论去到哪里都有一大堆人围着。方锐就是其中一个。

  虽然方锐长的也很好看,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嘴角也总带着笑,时不时露出稚气未脱的虎牙,整个摆在那一阳光小哥哥的形象。追他的人虽然说也能坐满世界杯观众席但他觉得比起林敬言还是差了点。永远都是那么一点。

  方锐也不是没有努力过。比方说上课的时候使劲瞪大了眼睛盯着黑板支棱着两耳朵就差没堵住一边生怕知识过了脑子漏出来,然后被点到问题还是支支吾吾一脸懵逼最后老师钦点林敬言救了场;课余打篮球的时候看着林敬言完美的空心远投自己只能带着球满场跑……他投篮技术不是不行,只是相比下他更适合带球突破。他多么想一阵流畅的走位突破重重关卡把球从自己的手心转到林敬言的手心,就像间接握了手一样……

  可由于公平原则往往打球的时候他和林敬言作为两个大神通常都是对手。

  呵,对手,多么巧妙的距离。

  明明就在不远处,有时擦肩而过方锐甚至闻得到对方清新的香气,却没办法亲手把球送到对方手里。偶尔“失误”手滑后队友的调侃谴责都被林敬言一笑化解。

 啊就是想离你近一点怎么就那么难……方锐痛心疾首的看着林敬言转身上了教学楼,心里翻江倒海。他走上前捞起那颗被林敬言送入篮筐的球,紧紧抱住。。

  这样是不是也可以理解为间接拥抱了呢……方锐望向高高的教学楼,林敬言早已消失在人海里。

  “诶,方锐,二班那个女的找你。”阮永彬走上前拍了拍方锐的肩把他拉回现实。

  “哦……行,人在哪呢?”方锐眨眨眼立马变为平日漫不经心吊儿郎当一派花花公子的模样,刚刚的忧郁似乎一扫而光全被他吞回肚子里。

  “方锐!……我…我…我喜欢你!”方锐这厢刚刚转过身站在班门口那个女孩已经开口,霎时间起哄声四起,不绝于耳。

  “我能跟你在一起吗?”那个女孩把手卷成喇叭状用更高的嗓门压过了起哄声,话毕起哄声瞬间到了高潮,口哨声鼓掌声围绕着他们,就差没有背景音乐了。

  方锐还沉沦在起哄声里,那边林敬言拐过拐角从楼梯口上来了。他微微愣了一下,继而朝方锐笑笑然后进了教室,一句话也没留。方锐试图想在那个笑里找到一丝丝隐藏的含义比如失望或痛心什么的,但揣摩来揣摩去只有鼓励,跟他平常的笑没有任何区别。

  也是,他是你什么人,凭什么要为你痛心来挽留你,他比你还优秀比你受欢迎要也是你挽留他吧!方锐自嘲的看着林敬言的背影,内心泛过一丝苦涩,好像能流入骨髓一般,他默默打了个寒战。

  周围“在一起!在一起!”的起哄声还在响着,大有一股方锐不答应就不停上课也不管的架势。

  林敬言是你谁,你在他眼里什么也不是,他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没必要为他断送自己的大好前程!

  然后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周围顿时一片寂静,半晌,听到女生抽泣的声音。方锐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脑袋里一片空白。

  国民好同学阮永彬见形式不对前来劝退众人的同时上课铃救了场。方锐趴在桌子上回想着自己刚刚的脑回路。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迷迷糊糊的拒绝了一个女生,更匪夷所思的是他拒绝时的那句话。

  有喜欢的人了……喜欢谁?林敬言?!

  方锐脑袋轰的一声炸了。本来他们两个人就的距离已经够尴尬了,现在他还是个gay,他感觉他和林敬言之间无形的距离从线段变成直线,向两端延伸永无终点。

  原来他这么在意和林敬言的距离是因为早就喜欢上他了啊……他情不自禁扭头看向林敬言。那家伙一如既往地坐的笔直标准三好学生。

  视线从林敬言的头顶划过,方锐看着那人高挺的鼻梁,金框眼镜下不大但是炯炯有神的眼睛,到流畅漂亮的唇线,比例不是很合理的校服完整的露出他立体又夹杂着几分性感的锁骨。他至今都记得打篮球时林敬言跳起来投球时比例不合理的校服被手臂带起一大片露出的六块腹肌,在那一刻方锐感觉整个人都凝固了,直到林敬言完美的无声落地后队友惋惜的叹声才把他拉回现实……

  方锐微微咬着下唇看着林三好学生敬言埋头记笔记,心里打着算盘敲着鼓,一边思考怎么解决这段感情一边莫名其妙的担心林敬言的反应。因为不管是接受还是不接受都能让他心里敲锣打鼓好几天。

  也许是方锐的目光太过于复杂,林敬言突然一扭头便和方锐的目光碰了个正着,对视无言一秒后林敬言给方锐一个微笑,一如既往的温柔。

  方锐心跳又漏拍了。他匆匆忙忙避开目光回过头去。等他再次转过头林敬言早已经进入听课状态好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对于林敬言来说确实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因为他对每个人都是这样的温和有礼。

  可方锐偏偏着了道。一个男生着了另一个男生的道……

  方锐越想头越大,他抓抓头皮抽出一张活页纸在上面写了句话然后麻烦别人递给林敬言。

  下课后方锐在篮球场上心烦意乱的投着球,十个进两个。

  林敬言十分钟后从侧门进了操场,迟到确实不是他的作风,他大概是上完课才看的纸条连忙跑过来,额头上还挂着细细密密的汗珠。

  方锐想也没想从兜里掏出几张面巾纸拿着伸到他额头前,在离额头还有两三厘米的时候鬼使神差的一个急停把纸塞到林敬言手心。

  “……”

  “谢谢。”林敬言接过纸看着方锐“你有什么事说吧,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不舒服?”

  方锐皱皱眉不说话。他很厌恶自己,为什么在男生之间经常出现的帮忙擦汗递纸这种事情到了林敬言面前突然没了勇气做出来,心里有鬼的方锐无论对林敬言做什么事情都觉得格外亲密。

  “嗯?”林敬言见人皱着眉不说话便发出了单字的疑问。

  方锐握紧了拳头让指甲深深的嵌进了掌心,痛楚给了他开口的勇气“林敬言其实我……”

  “你看我们现在已经快高考了我觉得我们应该……”

  两句话碰撞在一起,擦出的不是火花,是沉默。

  林敬言率先道歉,他深知自己打断了方锐,点点头示意对方说完。

  方锐还哪有勇气说完话。林敬言的话已经说完了上半句,下半句内容是什么并不难猜。

  算了算了干脆不说了。林敬言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人家要好好学习了。这时候如果被拒绝是理之常情,不被拒绝顶多代表着林敬言不想因为自己的回答伤了他的心担心他从此一蹶不振罢了。

  夕阳只剩一半欲落不落的挂在教学楼的屋檐上,剩下的一半发着红光照亮了天边的云,血一般的红渲染了整个天边。

  正如方锐的眼角。他忍着哭腔叹了口气平复自己的心跳。

  “是啊,高三了,没什么,好好学习吧。”他走上前拍了拍林敬言的肩膀,率先离开操场。

  眼泪大滴大滴的掉在衣服上,消失了。

  他和林敬言之间的那段距离,越来越远,在这一刻却异常的清晰。

  林敬言在原地愣了几秒,抢了两步追上方锐“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和我说的。”

  方锐回过头,肩膀上还惨留着人手掌的余温。他无声的吸了吸鼻子回过头“没事儿,一起努力吧。”

  第二天早晨,方锐早早爬起来换了条枕巾。原来的那一条全被眼泪沾湿了,水渍霸占了大半个枕头——方锐一夜未眠。

  “是啊,快高考了……”
  
  然后他开始早读,开始预习开始认真听课,坐着一切优等生才会做的事情。如果说之前他的发奋是为了林敬言,现在的他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为了谁,也许是心头空了想找件事情做罢了。

  成绩出来了。他和林敬言名列前茅,以相差一份的距离双双考上了名校。

  等到方锐站在颁奖台上才回过神来,现在他和他心目中的男神只差了一分的距离,他情不自禁扬起嘴角,但欣喜之余莫名有点恍惚。

  他仿佛回到了不久前那个夜晚,一个少年趴在床上无声的抽泣,泪水打湿了枕巾。他那时候暗暗立誓如果能和林敬言考到一个学校他无论如何都要去表白,不顾一切的那种。

  他就像是他的光,他的太阳,是他抛弃一切都要去追逐的人,他不愿意像夸父一样到头来什么都没得到。

  他很久以前准备好的那一段用来表白的话语霎时间涌上心头。会议结束后趁着两人都还西装笔挺意气风发,他鼓起勇气走到林敬言面前,开了口

  “林敬言,其实我……”

  “方锐对不起。”又一次被他抢先开了口“我可能不能和你一起去读大学了。家里托人让我去国外进修……”接下来的话方锐都听不到了,心像被针扎过,疼。

  “对不起……”林敬言又补上一句。

  “唉没事没事,本来想说我们又能在一起学习了,现在只能祝你成功了。”

  “你也是。”两个人都笑了,表面上都是那样的灿烂,两个站在同龄人头顶的少年对未来充满着无限的向往。

  只是表面上。

  接下来的这几年可以一句话带过,方锐乖乖读他的大学。这是一所好大学,校服气派得很,比例也很合适,怎么跳都不会露出腹肌。这里将遇良才棋逢对手每个人都是彼此的角逐对象。方锐过的也很开心,只是寂静之余总感觉心里有一处空落落的。

  当年想跟林敬言说的话也被写在了纸上,洋洋洒洒的语句折叠起来也就那么一小团,年少的心思也被尘封在里边,被方锐当幸运符用了。

  一年后一家国外公司表明了对方锐的态度,方锐即刻启程,大好的机会谁不要?

  飞机意外的没误机,路上也没遇到车龙,于是方锐到公司报道的时间就生生早了那么半小时。

  百无聊赖的方锐在楼里瞎逛,绕着绕着绕到总经理的办公桌室,也是他报道的地方,里面空无一人。

  他绕到桌子另一面看桌上的立牌,那里写着那位总经理的姓名还贴着照片。

  哟,是个中国人,长的还不赖……方锐正感叹有点眼熟眼神先扫到姓名

  林 敬 言

  真真实实的三个字引入眼帘。方锐一下子开心的不知所措,迷茫且开心的在办公室里转圈圈冒着红色泡泡。

  他把自己精心准备的简历从信封里抽出来,把一团已经微微发黄的纸——他的护身符摊到合适的大小放到信封里。

  这才是该给林敬言看的东西。方锐笑着看着大门,林敬言恰好推开门走进来,西装笔挺意气风发,两人对视无言跟对方交换了一个微笑。

  这一次,他们的距离应该缩小了很多吧?方锐看着自己一身打扮,也是如出一辙的风度翩翩风流倜傥。

  “我终于,追上你了呢……”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