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全职高手】关于测量体温的正确方法

#沙雕摸鱼

#叶方魏方包方(?)林方预警

#无脑向,食用愉快

1.
知名电竞职业选手兼呼啸前副队长兼第一气功师前任第一盗贼的方锐同志生病了。

“发烧了。”

兴欣战队所有成员汇聚一房,陈大老板把手放到方锐的额头上探了探,得出结论。

“嘶……这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烧了呢……”叶修凑在陈果后面也跟着把手放到方锐的额头上探探体温,末了还不忘往他的大脑壳上重重一弹……

“卧槽老叶你要杀人啊!”床上的人痛的龇牙咧嘴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紧紧捂住额头“懂不懂得体贴病号啊你!”

“诶你看多有精神,八成是低烧,没啥大事的……”叶修拍拍陈果的肩示意可以走人。

“……”莫凡同意了叶修的看法并发表了自己的意见,转身离开。

“哎呀我说你们也别在这围着了搞得我跟要死了一样……虽然我需要你们的体贴但也没必要这么隆重吧?表现在细节懂吗,细节……”

“……”集体无语。

魏琛皱着眉走上前去用手背抵着方锐的脸颊“你别说还真的有点烧……”末了继承了叶修的精神反手给了方锐一个巴掌。力度应该不大,但是异常清脆。

“啪。”

同理可得方锐又炸了,一边破口大骂一边伸出另一只手捂住脸颊。

“哎呀老板娘你看这他精神劲,说不定是装病来着的……放心放心一个大男人没啥事的……走了走了都散了……”

方锐咬牙切齿看着魏琛和叶修的背影,暗暗立誓等他好了一定好好报答他们。

不对是报复。

陈果看着方锐痛苦的在床上被病魔折腾的半死不死,又看着他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的骂人,有点迷茫。

2.
方锐旷了一天的训练,在床上美滋滋的玩了一整天手机。但终究抵抗不住病虫的侵蚀迷迷糊糊抱着手机就睡着了。

晚饭,陈果忧心忡忡的看着方锐欲睡不睡欲醒不醒,整个人昏昏沉沉不知道是低烧感冒还是大型发烧,而且最近还可能有禽流感病毒……于是她把包子叫到身边

“包子,出门左拐两百米去药店买根体温计!”

3.
包荣兴也是兴欣四大神奇人物之一,他的特点不同于前三位的没节操没下限超猥琐需要三字概括,他主要就两字

跳脱。

他的肉体放下键盘鼠标拿着钱夺门而出,心里却还在荣耀赛场驰骋杀boss。

于是乎……

“小姐,来条温度计!”

等他一蹦一跳的拿着温度计跑回兴欣,Boss早就杀完了。向网吧里人一打听老板出去了,临走前吩咐他买完后拿去给方锐。

然后方锐躺在床上一脸便秘双手捧着温度计跟接圣旨一样“……包子你要干嘛?”

“我也不知道,老板叫我买完拿给你的!”

“你不会是买错了吧……确定是拿给我的?”

“确定啊!没买错!要不我给你挂墙上?”

“哦……那行吧你挂吧……你说老板为什么要买温度计挂我房间里呢?”

“不知道啊……也许是怕你中暑可以给你看温度的”

语言有时就是这么奇妙,一语便能惊醒梦中人。

“有道理,应该是这样!”

“我就说没买错吧!但是只测一面墙可能不太准……听小弟他们说要算清楚要先知道那个什么值来着……哦平均值!”

“那……要不你多买几条不一样的挂上?”方锐看着包子,一脸真诚。

包子看了看兜里剩下的钱,又一次跑了出去。

4.
陈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出去宏泰网吧逛了一圈,再回到上林苑感觉背后莫名的有些发凉。

特别是靠近方锐的房间的时候,她感觉气氛怪怪的……

然后她推开门就看到房间的四面墙上都挂着温度计,一面墙分上下两个,方锐和莫凡那面墙床板上面各一个,既对称又整齐,像是在布什么法阵……

陈果的大发雷霆触发了包子的闪现技能,8秒内就出现在陈果面前。

“你说!”陈果怒目圆睁“你都买了什么回来!”

“诶?不是你叫我去买的吗?”

“我是叫你去买温度计!温度计!”

包子看着陈果,一脸委屈的手指着墙壁。

陈果被包子气昏了头,好一会才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放弃争论这个话题

“那我剩下的钱呢?”

包子依旧手指墙壁,准确的说是上面的温度计。

陈果当场差点气昏过去。

5.
苏沐橙奉命来到房间里,看到一屋子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温度计,她也一脸无能为力

“包子啊……我觉得老板娘是要你去买温度计测方锐的体温……”

包子皱着眉,看着墙上的温度计,眼神复杂。

“不是叫你买这个……是叫你去买那种可以测温度的……”苏沐橙皱着眉手脚并用艰难的想表达自己的意思,但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于是她去搬救兵,搬来了唐柔。

唐大小姐对着一屋子五颜六色的温度计笑的不能自已,她语无伦次的跟包子说不是这种温度计是另一种温度计,看着包子迷茫的双眼渐渐带了点鄙夷的神色,她突然间明白了苏沐橙为什么要叫她来帮忙。

她们都能理解陈果的意思。

想让包子明白其实也不难。

但对着一屋子排列整齐形形色色甚至堪称喜感的温度计想说出体温计这三个字真的特别艰难。

就差一个字!一字之差!兴欣女生组全军覆没。

6.
九点,兴欣良心乔一帆完成了训练前来探望方锐,顺带捎来标志性白开水一杯。

方锐窝在被窝里小口小口喝着白开水,魏琛奉三大女士之命前来帮方锐测体温。

苏沐橙陈果唐柔是这么想的:罗辑莫凡乔一帆安文逸他们还太小,叶修没个正型而且战队事情多,魏琛虽然好不到哪去但是起码年龄比较大而且之前在蓝雨训练营带过孩子,有经验。

但是事实是残酷的。

魏琛同志光荣的被从电脑显示屏前的椅子上揪起来塞到方锐的空调房里。

他一进门第一个想法就是空调房真好真凉快真舒服真爽。第二个想法就是这房间布置的真魔性……

他随手拿下一个温度计坐在床头柜上研究了半天也没搞懂怎么测体温。

他把温度计翻来翻去看了看,脑内灵光一闪,想起了电视里兽医帮狗狗测体温的画面……

魏琛皱着眉看了看温度计的形状,又看了看方锐,似乎在想什么。最终又像不确定似的拿起方锐喝剩的水杯,把温度计放了进去

示数有变化!

魏琛如获至宝,甚至细心的擦干后挂回原位换了另外一根温度计,还凭印象柃这温度计外壳的一端甩了甩:“方锐,来,张嘴!”

“啊——”方锐看起来刚刚被他们吵的很累,闭着眼睛想也不想依言照做。

来自男人神奇的某中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感,方锐在危险到来的最后一秒睁开了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魏琛正在用一种很羞耻的床咚姿势把他压在身下,手里高举着温度计想往他嘴里塞!

“卧槽!”方锐一个灵活的盗贼走位逃离了魏琛的魔爪“你是看不得我活着吗?这个塞进来我的嘴我的脸就毁了好吗?!”

魏琛再次端详温度计底部的宽度,又看了看方锐的嘴,想了想确实有这种可能。他默默地又坐回床沿思索着完成这个艰巨任务的对策,他觉得他也需要一个救兵。

而照现在来看这个救兵只能姓叶了。

7.
叶修皱着眉一脸不耐烦进了卧室。

方锐一看形式不对立马往床沿缩了缩,他觉得这两个人都不想让他活着。一个早上弹他的额头另一个打他的脸刚刚还想要强暴(?)他。

他看着两个大男人坐在床的另一边,手里拿着一个粉红色的温度计在商量着,并没有理他。

叶:“你那样肯定不行的,你看狗的舌头多长你看看他的,那样测不准……”

魏:“但是如果塞的进去的话里面温度又跑不出来,应该还是准的……”

叶:“有道理。”

然后二人齐齐看向方锐,像是在看一只小白鼠。

方锐打了个冷战,拿被子裹住自己蹲在床头。

叶:“我觉得还是算了吧,待会要是拔不出来不就卡里边了?”

魏:“能塞的进去就肯定拔得出来,只要别乱动不移位就行……”

方锐莫名后脊背一凉……

叶:“你等等我记得以前叶秋发烧了体温计都是夹胳膊底下的……”

魏:“嘶……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那种画面……”

“来方锐胳膊抬起来!”魏琛的眼睛好像会发光“快点!”

然后方锐看着自己胳膊下的粉红色温度计,神情复杂。

最终的最终他们当然什么靠谱数据都没得到。两位兽医哦不对庸医锲而不舍的更是让方锐把所有温度计都测了一遍。方锐夹温度计的都快不知道怎么摆臂了,走路就像僵尸跳。

叶魏二人摇摇头,前后出了门,留下方锐一个人在那边思索人类前肢的功能。

8.
就像所有的童话一样,勇士总会在最后来拯救饱受苦难的公主。

尽管我们的勇士和公主的形象都不太贴合实际。但是先抛开形象不管,勇士前来的道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说起来很拗口吧?一帆不是一帆风顺的。

为什么不是呢,因为有种生物叫包子。

就在那个没完没了夹温度计的第二天,乔一帆贴心的买来一根真正的体温计想给方锐量体温,他担心方锐真的患上禽流感重感冒什么的。

乔一帆早早地就出去了,然后他就默默无闻拿着一根体温计回来,然而他不知道他带回来东西多么宝贵。

三位女士看见体温计就像在现实中看见了大明星一般,争相指着体温计噢噢乱叫嘴里喊着就是他就是他。

乔一帆惊讶
乔一帆惶恐
乔一帆受宠若惊

包子被声音吸引,哼着“是他是他就是他”的调调走下楼,然后就看见乔一帆手里拿着根银针。

包荣兴:!!!

然后他就上楼喊着方锐有救了方锐有救了一边还不忘摆大哥的架子把罗辑捞起来夹在胳膊底下就往乔一帆那里冲。

然后那根被包子唤做针灸神针的体温计很荣幸的被打破了。

水银汩汩流出,就像众人无声的泪。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童话故事,这是一个悲剧。勇士失去了他的武器还要收拾被打碎的武器的碎片。

看起来故事还有很长……

9.
故事还在继续,公主方锐依旧过发着发烧而且不知道几度的生活,但事实证明只要叶修魏琛不来他的幸福指数还能保持在百分之八十五以上。

勇士的武器被打碎了,他仔细收拾后也回到了他的城堡开始训练。

只有陈果还在担心着,方锐这样又不好叫他大热天全副武装出去医院,只好让他继续躺着。

勇士没有出现,王子却远道而来。

林敬言在中午赶到了兴欣,估计是前搭档的直觉,他觉得方锐一定在兴欣经历了太多才发烧这么久还没好。

他的直觉是正确的。毕竟他看到那一屋子温度计的时候他也惊呆了,其中还有一个还是夜光的,在黑暗的房间里幽幽的发着光……

他走上前去探探方锐的额头,只感觉到手背上人留下的温度在微微发着热。

方锐微微睁开了眼,看见林敬言站在旁边看着他,他感动的泪流满面终于来了个正常人可以逃脱那群庸医的魔爪了。他哑着嗓子问林敬言烫不烫。

林敬言心疼的摸摸他的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然后下一秒俯下身去两唇相接,伸出舌头描摹方锐嘴唇的形状,然后探入几分冲破牙齿的防线寻找捕捉方锐的舌尖,一点一点往更深处吮吸下去,辗转的亲吻了许久,方锐呼出的气尽数喷到林敬言脸上,津液顺着嘴角流出,滴到枕巾上……

半晌,偷袭成功的林敬言直起腰,看着床上的方锐莫名开始解裤腰带

“烧的不轻呢……打打针就好了……”

次日,方锐生龙活虎的起了床,把莫凡吓了一大跳。

林敬言已经走了,不知道去哪。上林苑没有多余的房间他昨晚办完事后跟大家到了个别就离开了。

一行人看着方锐精神抖擞准确无误做着各种训练,惊奇的瞪大了双眼,赞叹林敬言的高超医术,陈果甚至动了心想把他留下做队医了。

包子反驳林敬言不是医生医生治病没那么快。他认为林敬言是颗高效药,方锐一吃就好了。

在场的人或笑或点头。留下方锐对着电脑屏幕脸红。

真不知道究竟是谁吃了谁他才好的这么快。

【over.】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