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林方·大暑24h/10h】游戏

方锐背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入耳式耳机放着重金属摇滚音乐,嘴里棒棒糖跟着节奏咬得咔咔响,手里毫无节操的拿着一盒包装精巧的套套暴露在大庭广众下,修长的手指一下一下敲着外包装盒,毫无意外的吸引许多来来往往学生的目光。

“锐哥”,一只手挂上方锐的脖子“你还别说,你给的那个药真灵,我还没见过药效这么厉害的,入口后就站不起来了,昨晚玩的真过瘾,您那还有吗?”

“知道灵还给我瞎进什么货?”方锐挑眉把那盒套套丢到人怀里“你看看你给的什么破东西,一点也不好用。”

“嘿嘿嘿”那小混混笑着挠挠后颈皮“那锐哥你想要什么人吩咐一声,给您找人泄火这种事我还是在行的,肯定办的妥妥帖帖……您想要什么类型的?”说着把手伸向方锐的裆部,实力解释泄火这个词。

方锐眼疾脚快抬起膝盖一顶把那只咸猪手撞回主人脸上,转身趴在栏杆上,望向隔壁教学楼“不用了,最近有目标,不用你忙。”

小混混了然笑笑“行,锐哥要什么尽管吩咐。看您这要打持久战的意思我就不打扰了。能不能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入您法眼?”

方锐瞥了他一眼,似乎对持久战这个词很不满意。他撇撇嘴,伸手指向一间教室“看到讲台上那人了没有,就是他,小人物一个。英语课上老抓我包,玩玩而已,两天够了。”说完看一眼手表“快放学了,我要走了。有事电话联系。”然后从裤兜里掏出几包药粉丢过去,又想了想从盒子里抽出几包避孕套塞裤兜里然后大步流星的走了。

办公室里,林敬言坐在桌前批改作业。里面冷气开的很足,方锐一进门就打了个大喷嚏。

“过来。”林敬言抬起头朝方锐指指桌对面那张椅子。事实证明,气质对一个人真的很重要,熨的平整的白衬衣穿在身上再配上他那张颜值不算低的脸,使得他儒雅温和的气息上再套上了一层近似禁欲的光环,在这种角度下很难让人不对他产生非分之想。

尤其是方锐这种整天用下半身思考的人。

他朝林敬言点点头转身关上办公室的门,微微撅起嘴舌头在里面不安份的舔着上排牙,想象描摹着林敬言口腔的形状和口感。然后吊儿郎当的双手插兜走过去,屁股一沾到椅面双脚就翘起二郎腿瘫坐在椅子上。

林敬言一看他这行为便皱了眉头。方锐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蹙起好看的眉头,一直透着温和气息的眉宇间隐隐弥漫出怒意,在他开口的那一瞬间方锐挑挑眉抢先一步开口“林老师这回是要没收我手机还是游戏机啊?”然后笑着站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俯身看着林敬言。

林敬言微微往后退了退,伸手扶扶眼镜对上方锐的目光“都拿出来。”

方锐笑笑咬咬下唇瓣“游戏机倒是没带,手机倒是有……老师你要我的手机是不是想留我电话?”说着没等林敬言回应把手伸向摆在桌上的手机,随手一划意外的没有密码。他朝林敬言狡黠的眨眨眼飞快录入自己的手机号码,又在他面前拨打自己的电话,然后一首小黄歌在不大的单人办公室悠扬响起……

林敬言的脸顿时黑了,僵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一般,脸色忽红忽白的变着,手上青筋微微暴起。方锐饶有兴趣的坐在桌子上一边打响指一边看着林敬言的反应。等到一首歌快完了他才从桌子上跳下来拍拍屁股潇洒的走出办公室。

第二天方锐难得的没有旷课,在座位上坐的笔直,一双眼睛无时不刻跟随着林敬言,专业表演什么叫做眼神骚扰。而当林敬言看向他时他却盯着黑板假装认真听课记笔记,黄色的英语书皮很好的诠释了方锐脑中内容的颜色。英语课一完放学方锐溜得比谁都快,跑到林敬言办公室外单手撑住门框等着林敬言出现。

跟人打包票要上垒,一定要万无一失。

林敬言不久就出现在门口。方锐颇满意这种猎物按照他的计划撞到他怀里的感觉,抢在林敬言开口前笑着问道“林老师待会一起吃饭吗?”

“不了,家里有事,你也快点回。”

方锐不甘的咬了咬嘴唇,决定实施另一个方案,低下头掩盖他渐渐变得犀利的眼神“老师我承认我昨天那样做是不对的,你别生气了,原谅我好吗?”

林敬言什么都没察觉到一般,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还是拒绝了方锐的邀请。见方锐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林敬言笑着说“我这边有点事要去找校长,如果还有什么要聊的等我回来再说,你先去那边椅子上坐会。”

方锐还真的在上面坐着等他,自从他开始用下半身想事情就没有经历过这种邀请失败的事情。这让他有点懊恼。他一边反思一边憋坏水,等了半天林敬言还没来。他有点不耐烦的掏出手机,几包药粉却被手机带着一起掉了出来。

方锐心生一计,探头看看门外,又看了看林敬言桌上的水杯,他清楚一旦林敬言喝下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还没有尝试过用这种方式才让别人臣服于他,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只是办事过程中陶冶情操的用品罢了。

方锐手里捏着药粉踌躇犹豫了半分钟,最终选择拆开。虽然事前用有点丢他的脸,但是迟早都要用的东西先用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也就加快了事情的发展而已。下定了决心,他拆开了那包药粉,把林敬言的水杯倒满水拿到旁边,刚刚准备倒下去,林敬言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方锐本就做贼心虚吓的一哆嗦硬是把药粉洒了一大半在桌子上,多亏书桌上堆满了作业本才没暴露。方锐连忙把药粉扫到地板上,然后硬着头皮端着拿杯不知道下了多少药的水凑到林敬言面前。

药是进口药,无色无味入水即溶,简直看不出什么端倪。

林敬言被他突然的殷勤弄得似乎有点不知所措,他接过水杯象征性的喝了一小口,药量太少不出意外的没有效果。方锐倒也不气不急“林老师,你看这么晚了都,吃个饭吧。我是真心想道歉的。”说完两只眼睛直直看着林敬言,本来就俊俏的脸摆出这副表情根本让人无法拒绝。

林敬言笑笑,伸手摸了摸方锐的头“待会晚点还有事,真的不行。如果你真的想要改的话,用以后的行动表示吧。”

然后方锐只记得自己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了学校。

靠,自己怎么这么窝囊……回到车里扶着方向盘看林敬言骑着摩托远去的方锐想着。你要我行动表示,我就是要行动表示然后你走了,这叫什么事啊!

两天上垒……妈的自己怎么想的……这回要被人笑大话了……

方锐各路兄弟的电话在午夜过后准时响起,都来问他是否成功上垒。方锐躺在空荡荡的大床上死要面子活受罪挨个跟他们瞎编今晚有多爽多刺激……等到挂了电话整个房间又恢复了一片清净,刚刚脑子里的画面像是烟花,转瞬即逝却又让人怀念……

怀念?怀念谁?林敬言?时间到了游戏结束了为什么又想到他?

于是他一个人来到酒吧解闷。本来就小有名气的他很快聚集了一堆人,美女左五个右五个给他花式灌酒,灌得眼神迷离神志不清,迷迷糊糊的眼里突然出现林敬言的模样……

怎么哪里都有林敬言……完了最近真是倒霉,学校那种地方果然不能常去,林敬言都到梦里来找他了……

方锐一想到这里就皱起了眉头,感觉到自己躺在床上,双脚习惯性抬起的往床上一砸……

卧槽这是在哪里?方锐一个激灵爬了起来。宿醉后的第二天早上起来身体一丝不挂旁边也没有人而且还不知道在谁家里……

这叫什么事啊……方锐掀开被子活动一下下半身,还好没损伤。然后他一抬头就看到了站在床边的林敬言……

“林老师好……”方锐有气无力的打招呼

林敬言脸上明显的带着怒气“你怎么可以去那种地方?那种地方是学生去的吗?真该给你看看你昨晚是什么样子……”

方锐一听就明白了,感情他是被林敬言给劫回来了……两天上垒……他看了看现在的样子,究竟谁上谁?他从未经历过这种挫败,少年的自尊心开始作祟……

本来嘛,他就没想改过,认错只是策略。现在游戏结束了就没必要继续演下去了。林敬言对骂的能力自然比不过方锐,败下阵来后他不再搭理方锐,叫他自己自便。

方锐看着林敬言离开的背影,感觉自己心里好像少了点什么一样。他起身走到厨房厚着脸皮享用那份本就属于他的早餐,每吃一口都会想起林敬言的模样,从身材到动作再到他刚刚争吵时的表情……

方锐越想越不对劲,掏出手机给林敬言打了个电话。

没听。

第二个。

依旧没听。

他又在房间里静坐了半个小时,回想着从他英语课上调皮捣蛋玩手机丢粉笔头,到他到办公室里撩拨林敬言,殷勤的下课在门口蹲点,以及无奈之下下点药……

这些不都很正常吗?怎么搞到现在自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明明他才是主导这场游戏的人啊……

不过现在看来游戏的主角要换人了,或者说这场游戏只有他一个人……

方锐从林敬言衣柜里随意捞了件衣服裤子套上,然后直奔学校。路上想了千百遍的台词并没有奏效,站在林敬言面前的方锐依旧一句话也没说,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

林敬言可能气消了,笑着看他穿着自己款式颜色偏老套的衣服像个木头桩在自己面前杵着“怎么了?你昨晚那样还是回去休息吧。”

方锐下意识接口“我昨晚那样还不是因为你……”

“嗯?”林敬言一愣,抬头朝方锐无意识的无辜眨眼“怎么回事?”

方锐连忙捂嘴,妈的自己在说些什么……然后朝林敬言摆摆手转身准备离开。

林敬言却突然走上前拉住他,好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究竟怎么回事?”

方锐心一横,顺势一个转身他的嘴唇对上了林敬言的,双唇相接的一秒内两人都开启了头脑风暴。

林敬言微微往后退了一步。他定定的看着方锐的脸“真的想这么做?为什么?”

方锐后退了一大步“没有为什么,玩玩而已。”但他的脸色充分暴露了他乱成一团的内心。

他从来都只是在玩。只要他想要,一晚换一个床伴不是问题,什么对陌生人一天上垒他也不是没搞过。但偏偏遇上林敬言,林敬言就是他的滑铁卢。

林敬言依旧只是朝他笑笑,仿佛刚刚一切都没发生一般。他走上前去抱住了方锐“人生不是儿戏,但你要玩真的的话,我不介意陪你。”说完林敬言一低头吻住方锐的唇,舌尖探进去搜刮着上腔壁,坐着各种方锐想对他做的事……

方锐意识到自己玩脱了,挣扎已无事于补,只能顺着林敬言的意思继续缠绵下去……

下午的英语课方锐没有旷课,还是在座位上坐的笔直,经过早上的教训眼睛也没有四处乱瞟,端端正正坐在座位上看着林敬言讲课一举一动……

“你的书呢?”林敬言走下讲台低声问方锐。

方锐从桌底拿出书包“在里面,你帮我拿,腰酸”然后朝林敬言眨眨眼。

林敬言皱眉帮他抽出他那本仿佛被猪啃过的书,又帮他拿出铅笔盒。

“帮我翻开,拿笔,谢谢林老师”方锐得寸进尺,笑着翘起二郎腿,精神好的很。

林敬言好脾气的翻开,英语书下藏的是黄色读物,书面上两人身体交叠,不可描述。

铅笔盒里不出意外的全是包装精良的避孕套。

林敬言:“……”

“方锐,你这游戏,怕是要玩不到头了……”




(延时致歉对不起各位太太老师我给你们拖后腿了……)

评论(7)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