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点心自助 2H/24H (林方)】 悸动

#第二棒

#所有太太们都敲棒的

#方锐1120生日快乐

     ↓↓↓↓↓↓





    ——从此人山人海十万里,我樱花树下寻不得你。


  1.


  画板被支在草地上,画里的人儿就坐在不远处,支着一只腿怀里抱着吉他弹的正欢。乐音从远处悠悠而来,荡起了林敬言的心绪,激起层层涟漪,随着清风一圈一圈向外扩去,在水里打着卷一层推着一层,推向远方。


  林敬言想画这幅画很久了,这画面也在脑海里构思了许久。少年的形象是那么清晰而鲜活,他知道凭自己的画技肯定展现不出此等生动,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提笔,落下,笔尖划过洁白的纸张勾勒出一片绚烂。


  再缤纷的颜色,也不及你万分之一。


  人总是对美好的事物有着强烈的追求欲望。林敬言刚画了一个大概轮廓再要动笔抬眼观察时却移不开眼了。或许是到了深情部分,男孩垂下眼,每个细节都是那么好看那么值得琢磨……然而等林敬言回过神来,那少年已经离开了,草地上空空如也。


  林敬言想想最后还是走了过去。果然,草地上放着一张纸片


  方锐   三天后见。


  后面接着的是一小串鬼脸。


  


  2.


  再次看见那个男孩是在三天后的文娱晚会上。那个叫方锐的少年站在舞台中央穿着黑色西装,单手调整话筒身体前倾调试声音,故意压低声线说了句晚上好,然后嘴角上扬伸手朝音响老师比了个OK的手势。台下女生跟炸了一样被撩的昏天暗地,惊呼声赞扬声不绝于耳。


  听报幕果然报的是方锐这个名。林敬言把手伸进口袋握了握那张纸片。看着台上那个男孩调整姿势起范不知道为什么心跳也跟着漏了两拍,头也有点晕,报幕员念的歌名也没听清楚就这样陷进少年的声线里,一个个音符飘飘荡荡撞进心房


  “还记得樱花正开


  还未懂跟你示爱


  初春来时彼此闭着眼 渴望未来……”


  手上吉他声不停,一句句歌词从嘴里蹦出来,像是在深情诵读情书。少年垂着眼,一片的深情款款。唱到最后一句,他闭上眼酝酿感情,最后一个尾音伴着扫弦消散在空中。在众人反应过来尖叫声迭起时候,他睁开了眼,准确的对上林敬言的目光,又凑过去扶住话筒压低声线用国语说了一句话,然后得体的90°鞠躬,没给别人反应的机会风度翩翩下了台。


  林敬言坐在座位上心口怦怦跳。不是紧张不是受惊导致的那种空虚的跳动,是那种纯粹的专属于感情的悸动,一下一下格外清晰的敲击自己的心房,带着温度,带着力度,敲得林敬言浑身酥软。


  全场只有他知道方锐最后一个眼神是给他的,那一句话也是送给他的……


  “明日花,今日已开。”


  

3.


  隔日,林敬言还是在那个草坪支起画板,却等不到方锐。那副画已经能看出雏形,就差细节部分的修缮了。方锐的一笑一动在脑海里浮现着,可每每睁眼提笔的时候却满是空虚的空白,脑子里的影像立刻灰飞烟灭。明明多么印象深刻的一个人,多么鲜活生动的一个人,不在身边就感觉满身心的空虚寂寞。就算两人几乎没什么交集。


  就像烟瘾,说不出哪里好却又离不开戒不掉,到最后沉淀下来的只有满满的回忆和苦涩的无奈,在心里久久缭绕着,一次次触动着那根最为脆弱致命的神经。


  这幅画是林敬言最喜欢的一幅画,也是他画过的最用心却最难画好画的最久的一幅画。他有想过以后两个人在一起方锐弹吉他他给他画画,可谁知第一幅画可能一画就是要一辈子。


  “明日花,今日已开。”林敬言记住了这句话,整个表演下来他也就听懂了这句话。今日已开,他多么想永远活在最后那个夜晚,不用想明日,只需要看着今夜的美景,看着那朵明日的花,在今夜绽放盛开,永不凋零。


  三天后,林敬言撤走了那块画板塞进了柜子里,用书本压的死死的,再搬出来必定又要大动一场干戈。


  人就是这样贪心,其实静下心来回到最初,只是想多看一会,多听一会而已。林敬言苦笑着压上最后一本书,锁上柜子。


  是时候该戒“烟”了。


  


  4.


  方锐在寝室里擦着吉他,擦着擦着内心突然传来一阵空虚感。那场晚会后不管他走到哪都有人围着他要签名处对象云云。被明星生活打乱的他感觉好像生命里少了点什么,似乎是一个挺重要的听众……


  “砰”的一声吉他落了地,方锐弯腰扶起来就往那片草地冲去。这种感觉很神奇,他从来没有为了一个人这么着急过,像是慢了一拍会失去什么似的。他心脏一下一下跳着,甚至整个胸腔都在跟着跳一样,整个人瘫在草地上大口喘着气,一边想着他的那个听众的各种样子。可是思前想后像是隔了层毛玻璃,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脑海里再清晰,睁开眼依旧化为泡影。


  好像真的失去了什么……他把手放在心口,心脏跳动频率依旧清晰,显得心房越发空荡荡。这种悸动带来的失去的感觉越来越清晰,清晰到感觉自己身体里什么都没有,就只有那颗空壳的心脏和撞出的无力回响。而能带来这种特别的悸动的,只能是特殊的感情。


  他意识到了什么,旋律在脑海里响起,他开始寻找那个人的身影,草地上却空空如也。


  “初春来时 彼此约定过 继续期待……”


  他一拍脑壳跑向宿舍区准备去拿吉他。


  “秒速之间变故 小小世界


  眷恋 也许走不过拆卸的街……”


  他抱着吉他冲下楼,向高二楼跑去。他才高一,他们还有两年的机会可以在一起。


  “如有天樱花正开 期望可跟你示爱……”他冲到高二楼下,正好碰上一个班下来操场上体育课。


  “当天园林 今日已换上满地青苔……”他凭记忆目光飞快在人群里搜索,可是他要的那个人没有在里面。


  “如有天置地门外 乘电车跨过大海……”后面紧跟着出来另一个班,方锐跑的头昏脑涨血液直充脑门,整个人几乎都快累成液体。他把吉他背在身上调整呼吸,手指习惯性拨动琴弦。配合着脑子里的旋律,情不自禁轻声哼唱弹了出来。


  “匆匆 跟你 相望 一眼 ……”


  人群里有一个埋头背单词的人脚步突然顿了顿,停下来看向方锐。方锐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孔,两人就这样静止在原地,谁也没有动作。只是皮囊下面那两颗心,跳的厉害。


  从此人山人海十万里,我寻不得你在樱花树下。


  只因你在我心里。


  两人同时开口,接着轻声唱了下去。


  “明日花 (昨)今日已开……”


  

(歌词取自张敬轩《樱花树下》)

  


  


  


  


评论(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