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林方】海螺先生

  1.


  方锐感觉家里怪怪的。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感觉好像有人一直暗搓搓的在某个角落里看着他……


  可他这间房子是一个人租的……


  问题不大,真的。

  

  又来了!方锐虎躯一震,感觉后面吹来阵阵妖风,手上游戏操作还没完成抓起旁边的衣架利落的一转身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电冰箱在后面“咯噔”响了一下,旁边的风扇沉默的摇着头……


  方锐吸了吸鼻子,颤抖的站起来朝电冰箱走去。说实话他也想不通为什么电冰箱里能藏人,难道里面是……


 “我擦,酸奶居然开好了!”方锐抱着自己开了三天都开不出来酸奶喜滋滋蹦跶回去继续玩电脑。


  那个打了半小时的野图不知道为什么倒下血条清空了。可旁边还没刷新的战斗痕迹满是碎开的砖头毒针筒还有汽油瓶等属于流氓的技能……


  可他明明是个盗贼……


  妈耶有鬼!还他妈是个流氓!方锐一把捂住自己的领口,带上酸奶出了门。


  

  2.


  方锐去王半仙那里求了张符,付完钱刚出门就迫不及待蘸了口水贴脑壳上,把路过的警察叔叔吓得从摩托车上翻了下来。


  “我家有鬼”方锐一脸认真,“搞不好现在还跟着我呢!”


  于是好心的警察叔叔把那张符贴到他胸口,还好心的给他贴了一整圈的纸胶带,贴罚单那种,粘性极强,撕都撕不下来。


  方锐又欢脱的蹦跶在回家的小路上,胸前的符纸随动作一跳一跳,感觉自己戴着迎风飘扬的小国旗,胜利歌声多么响亮。


  然后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的五好少年方小锐突然发现符纸下面有张白条条,低头一翻,喜获罚单一张。


  罚款理由:疑似牛鬼蛇神。


  3.


  顺路交完罚款的方锐同志回到家,发现家里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一尘不染的那种干干净净。


  方锐满屋子翻了一遍,连地砖都差点撬开了,就是找不到一个可以藏人的地方,也没有其他东西来过的痕迹。他丢了一团纸团在地上,躺在床上装睡,活像圣诞夜等着圣诞老人的小孩。不过从古至今从来没听说过有一个小孩看到圣诞老人来放礼物,因为他们都睡着了。


  睡 着 了。


  4.


  方锐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地上的纸团意料之中的不见了。桌上却摆着热腾腾的饭菜。


  方锐心里一惊,跑去拿了根针对着菜左戳戳右戳戳学着古装剧验毒,把那根可怜的针戳的满是油也验不出什么名堂。他看着针尾没有变黑,心满意足拿起筷子叉了一大叉送进嘴里。


  真香!


  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在床上了,浑身上下一尘不染,干干净净的那种一尘不染,睡衣都给换好了。


  打底裤也是……


  意识到什么的方锐一把捂住自己的命根子,又对房间进行了三百六十度地毯式大搜索,他努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硬是没有想出什么来。看着桌上的早餐,他诚实的举起了筷子……


  醒来时结果不必多说,方锐现在已经是个成熟的大孩子了,他不再怕这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用还钱不用包吃包住的鬼了。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为什么这只鬼这么任劳任怨的黏上他。于是乎他再次把房间弄乱,享受着家有贤妻的待遇吹着口哨出了门。突然,他灵光一闪,蹑手蹑脚转回身子。


  制作精良的门锁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方锐把头探进门缝里一瞅看到了一个大男人在帮他扫地。他捂住自己的嘴把惊叹咽回肚子里,绕到背后一记手刀朝人后颈一劈,哪成想那男人一矮身躲过顺势抓住手腕一扭一推方锐整个人被按到墙上。


  “我擦你谁?”方锐没想到对方伸手这么好,扭了两下手腕发现没能挣开,脸红的像个柿子。


   那男人没说话,微笑着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方锐眼前一黑,额头上就被印上一个吻。


  “真以为我是给你白干活的?”林敬言叹口气,“怎么说也要来个分期付款吧?”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