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林方】没心没肺

#良心发现不发刀了这回是小甜饼
#祝食用愉快
#最后悄悄咪咪问一句各位学生党国庆大礼包写完了没有是谁给你的勇气不写作业就刷lof?

打完世邀赛后,方锐就退役了。退的干脆利落,办理完手续后立马走的无影无踪,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然后林敬言第二天起床就发现自己的大床上躺着一个男人。

林敬言:“……”

林敬言叹了口气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复杂而欣喜的帮方锐准备早餐,然后坐在床边看书玩手机等着方锐起床。

时针指向下午两点,方锐迷迷糊糊一个鲤鱼打挺猛的坐起来,然后重重的向后倒在床上,借着惯性又颠了几下。

“早啊”他笑着看向一旁的林敬言,没有一点尴尬和抱歉的意思。

林敬言也笑着揉揉他的头“还早,两点了都。早饭都凉了。”

方锐一听来了精神,整个人扑到林敬言身上搂住他的脖子把林敬言勒的生不如死“天哪林敬言大大想不到你居然还给我准备早饭,这么贴心啊”然后下一秒就不见了踪影,门外传来细碎的勺子碗筷碰撞出清脆叮当声。

林敬言拍了拍衬衫上被方锐弄出的褶皱,看着不速之客在房间里留下的痕迹,他勾起嘴笑了笑把床铺好,然后走到窗前拉开窗帘。

阳光肆无忌惮的闯进来,林敬言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很暖,很舒服。

就像跟方锐在一起的时候一样。这个人脸上永远挂着笑,感染的别人也忍不住发自内心的跟他一起乐。

太阳发着光和热,阳光下的每个人都被他的温暖覆盖着……

门外吃饭的声音停了,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方锐下巴靠在林敬言肩上在他耳边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尾音婉转的转成一个口哨。

林敬言:“……”

他很想问问方锐在兴欣经历了什么,多好的一个正直青年就这么被两个老猥琐带坏了,饱嗝都不好好打。然后两人望着蓝天,下一秒嘴里同时蹦出一句话:出去玩吗?

两个说走就走的年轻人开始了他们说走就走的旅行。所谓旅行也就是骑辆单车四处蹬着玩。林敬言把单车搬出来方锐一屁股对着后座坐了上去,然后一脸嫌弃蹦了下来。

“太硬了”他指指后座噘着嘴看着林敬言,托着腮思考对策。

林敬言笑着抬手往他脑门一弹“以前在呼啸跑去吃夜宵就用这辆车偷渡你去的,你个没心没肺的这么快忘了?”

然后两人都僵了一下,那个地方他们已经回不去了。

方锐绕绕头转进储物间,一阵哐哐铛铛以后不知道从哪刨出来一辆滑板车,估计是盗贼的技能连林敬言都不知道他怎么不知不觉在他家藏一辆滑板车,待会去刨一下还能发现一辆兰博基尼。

“估计是电竞椅太舒服坐久习惯了,过几天我去买一大排摆房里”方锐踩滑板手叉腰牛逼轰轰的对着林敬言的客厅指点江山。

“可省省吧你”林敬言被他逗笑了,踢开单车架扭头问方锐“以后就只能跟我骑单车了,方锐大大后悔不?”

“那可不行”方锐抬起头一脸严肃“我来了你这单车就要变成宝马奔驰了,后悔不?”

林敬言笑笑锁上门“走了大大,别贫了,保护好你自己吧你”

方锐闻言一脚蹬上地面滑板车滑出好几十米,潇洒的侧身看着林敬言踩着单车跟在他后头。阳光照过来把影子拉的长长的,林敬言的影子被拉到他身旁,他放慢了速度。

“喂老林,我想喝酸梅汤!”方锐扭头看着林敬言的侧脸,笑得灿烂。

林敬言挑挑眉脚往地上一踩一个帅气的掉头朝小吃街驶去,方锐弯腰蓄力腿一蹬赶上林敬言的步伐。两人一前一后互相追赶着前进,最后方锐冲刺赶上林敬言两人迎着太阳肩并肩一起向前。

“老林我们谁慢到谁请客怎么样?”酸梅汤的招牌已经进入了他们的眼帘,差不多一条街的长度。林敬言点点头“走着。”

两人迎着风,以最快速度向前冲刺。风把T恤宽出的一截捋到后面,勾勒出少年的腰线。林敬言眼底恍惚了一会,不动声色的按了按刹车,看着方锐在前侧方乘风破浪。

单车车轮多大?滑板车车轮多大?都尽了最大速度骑起来哪个快不言而喻。林敬言又按了按刹车,终于和方锐错开一个身位,他脚上又补了两脚,保持住距离和方锐前后脚到达目的地。

“大爷,来杯冰镇酸梅汤,大的!”方锐整个人趴在柜台上朝老板叫着,后背一起一伏大口喘着气。他站着使劲气沉丹田然后转头对着林敬言夸大海口说自己根本不累一点也不渴说他不锻炼体力不行。林敬言只是笑着拍拍他后背叫他别喝太快小心呛着。

感觉被识破了什么似的,方锐递酸梅汤过去的手顿了顿收回来自己又猛吸了一口才递到林敬言嘴边,身心舒畅的靠在椅子上休息。林敬言一口一口喝着剩下的半杯,伸手掏裤兜。

空的。

他望向一旁的方锐,脸有点僵。方锐看了看他的深情好像也懂了些什么,低头一看自己今天穿的裤子根本没有裤兜。最糟糕的是在老城区扫码付款根本不可能。

好了现在到了决定是要他留着这里还是方锐留在这里的时候了。林敬言看看方锐,方锐看看林敬言,谁都不想留在这里,甚至还想一起走……

两人的脸上充满了叛逆的喜悦之情,夹杂着紧张感一阵阵涌上来,大有高中躲在宿舍看黄片的感觉……

“干吗?”他问林敬言。从蓝雨摸爬滚打到兴欣,就算和叶修魏琛他也没干过这么野这么没心没肺的事情。

酸梅汤两块五一杯,大瓶加冰三块钱,便宜的很……

林敬言点点头,下一秒两人消失在座位上。

犯罪组合重出江湖。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两人的衣服都湿透了,刚刚喝下的酸梅汤早就变成汗水不知道蒸发到哪里去了。方锐站在滑板上放慢速度一下一下拉着T恤衫领口往里头鼓着风,林敬言也按住刹车停在方锐旁边,一阵风吹过来,凉的提神。

两人又吹了一会风,方锐拍拍屁股跳上滑板车,林敬言会意蹬开脚架。脚一踩踏板突觉不对,后头有些沉……他扭头一看刚刚那个说自己一点也不累的年轻人坐在滑板车上,一只手扶住滑板一只手拉住单车后座,笑着对上他的眼神笑的一脸坦然。

对于方锐日常没心没肺他认命似的笑笑点点头,弯腰一蹬蹬出好远,方锐坐稳以后就不再扶滑板车了,空出的那只手拨着人行道旁边的护栏栏杆给林敬言助力,林敬言可以感受到方锐每次一拨车子就推出好远。

“过马路了,小心”林敬言扭头朝方锐说了一句,借着方锐的力猛的踩了一下车踏板,方锐也蓄力往最后一根栏杆上推了过去……没了楼房的遮掩,两人暴露在夕阳下,一边脸被照的金黄。影子就在身侧,长长的铺在地面,像一幅画,无边无际的延伸着,地球有多大,这幅画就有多大……

【over】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