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林方】毒


  “大哥,你看是不是他?”

    “就是他,开始行动。”

   

  

  林敬言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绑在十字架上,浑身上下都脱了力,连睁开眼皮都费劲。潮湿黑暗的房间里尽是毒品刺鼻的味道,散发着诱惑,也象征着死亡。

    毒品研究教授林敬言怎么可能不了解这种味道?他像往常一样厌恶的闭起眼放缓呼吸,而身体却好像无比渴望一般,刚闭起的眼忍不住睁开望向那群聚众吸毒的人,呼吸频率越来越高,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跟着吸一口……

  林敬言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指尖无意识一抽搐,一阵钝痛从手臂电流般钻上来,扭头一看手臂上密密麻麻一排针尖扎过的痕迹,地上是随意丢弃的空针管……

  原来是这样……林敬言苦笑。染上毒瘾他这一辈子算是毁了,且先别考虑能不能出去这地方,这一回还毁了另外一个人……林敬言落寞的垂下头,脑海里浮现出那人的一笑一动,当年美好的诺言一个字一个字在脑海里浮现出来……

  “考核成绩被人动了手脚也没关系,去当缉毒警也没什么不好,反正我们都在一个领域里……”

  “喂老林,你可别辜负了我啊!教授这位置你可要给我好好守着,要不是我成绩被人黑了我早晚压你一头……”

  对不起啊方锐,看来我是没办法继续当教授了……他看着那群人站起朝他走来,估计是刚刚自己拉动铁链惊动了他们。然后下颚被人紧紧捏住,近十颗药丸塞进嘴里……

  甜的……甜的发腻……是摇头丸!

  林敬言不知哪来的力气把药丸尽数吐了出来,一下子吸入太多湿冷的空气他咳得面红耳赤,正猜测面前这群人的身份,几个耳光扇过来把他打的脑子里跟放野蜂飞舞一样热闹,眼睛被甩到地上藕断丝连着。林敬言大口大口呼吸呕着鲜血……

  “妈的,好好的药这么就给糟蹋了……”他走过去一脚踩碎林敬言的眼镜,“你们听着,今天不把药喂到他肚子里,你们就跟他一起死在这里算了!”为首的那个指指地上被林敬言吐掉的摇头丸,跺脚转身离开,身后那几个小喽啰围着林敬言不知所措。

  “哪那么麻烦,把药踩脚下碾碎了往嘴里一糊他不吃也要咽进去……”一个满身青龙的年轻人头也不抬的说着,末了瞥了林敬言一眼吐了口烟圈“不咽下去就灌水,妈的屁事多……”

  

  
  林敬言再次醒来已经被人抱在怀里了,他抬头想看清人的面庞,哪成想才刚刚有这个念头腰部就传来一阵疼痛,估计刚刚挣扎过程中被人踹了一脚,锥子尖在骨髓上摩擦一般疼的他又差点昏过去。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抱着他的人刚好低下头,一滴眼泪顺着脸庞带着血丝落到林敬言脸上,一片冰凉。

  是方锐。林敬言笑着放松身体继续躺在人怀里。既然是方锐来了,那么肯定什么事都摆平了,他也大可以继续躺着休息一会不着急起身……

  方锐换了个姿势单膝跪着搂着他,另一只手握着对讲机指挥现场,几个医生蹲在他旁边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异常。有一瞬间林敬言觉得自己这样死了也值了。不知道有谁说了一句什么话,周遭一切从忙碌转为寂静,所有人都静止在原地,方锐的身子僵着软了一下,哭着一把把林敬言搂在怀里,豆大的泪珠一滴滴滑下来在嘴角打着转转。林敬言见周围人都知趣的走了,伸出舌头把那几滴泪珠舔干。

  两人都愣了一下。

  他们的第一个吻是在大学。这对配合默契的搭档在日积月累的情愫的驱使下吻住了对方的唇,互相许下了诺言。如果不是方锐的成绩被动了手脚,现在早就在一起了,而不是一人在城北当教授一人在城南当个小小的缉毒警……

  他们以为那第一个吻也是最后一个,毕竟两人距离太远了,否则也要再等个好几年。不知道是谁往对方唇上蹭了一下,两人紧紧贴在一起,舌头你来我往的在嘴里翻腾纠缠,气息喷在脸上脖颈上,对方的味道,是久违的清爽甜腻……

  方锐红着眼眶抬起头大口大口平复呼吸,不知道是吻的还是哭的,他砸吧砸吧嘴,太久没接吻,林敬言嘴里的味道甜的让他有点陌生,这味道又那么熟悉……

  两人同时瞪大了双眼,没来得及咽下的口水在嘴里打着转,吐也不是吞也不是。林敬言木然张开嘴,舌头上尽是毒品张牙舞爪的鲜艳……

  两人就这样面对面坐了五分钟,谁也没说话谁也没动作。方锐把帽子狠狠往地上一摔抱起林敬言走向市医院,气氛不是一般的凝重。从林敬言的角度看过去方锐的脸严肃的可怕,混杂着心疼、不甘等各种情绪,掩盖不住的,是发自内心的彷徨……

  自己这辈子,怕是再也看不到他了……方锐抱着林敬言翻上摩托,动作幅度太大牵扯了伤口,林敬言两眼一黑昏了过去。醒来以后就看不到方锐的脸了,摆在床头的是一则诊断书,他努力伸长了手刚刚捞到边边一只手伸过来按住了他的。

  林敬言抬头一看,是阮永彬,大学同学几年没见变得林敬言都快认不出来了。他看着阮永彬的脸,笑笑算是打了招呼,嗓子却哑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整条舌头都是苦的,苦到麻痹。他木然张了张嘴,无助的看着阮永彬。后者却捂着脸什么都没说,随后一队人进来了,有学校的领导同事,大学几个要好的哥们和刑警,单单没有方锐。一房间的人看着他,安静的可怕……

  “……你得艾滋病了……针管吸毒感染的……”

  然后他什么都听不见了,这句话生生砸到他耳膜上,像陨石你知道他会来,可落到地表那一刻终归还是无力承受……

  那个吻,那个断送了他们两人前程的吻,那个带着毒的吻,真的是最后一个了……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