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林方】读心术

#无脑产物沙雕预警
#烂尾预警
#祝食用愉快

    1.
  
    如果可以的话,方锐最想要的异能是读心术。

  猥琐流用于战术上,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用于生活上,诸事皆宜百无禁忌……可就是偏偏不能用于情感上,尤其是方锐这种猥琐流大师,对象还是与其混迹多年的另一猥琐大师林敬言。

  抽象的说就是你躲起来看我怎么办的同时我也躲起来,你找不到我我找不到你,那还谈个屁恋爱。

  女人心,海底针;

  敬言心,张佳乐的冠军。你可以看得到他,甚至就差半个指头的距离,但是也许永远不属于你。

  啊生活,啊爱情

  2.

  方锐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兴欣,真诚的眼睛发出求救的光芒。

  女的肯定先排除,男男的爱情他们没有发言权。

  比自己小的要排除,小破孩屁事不懂不能浪费时间。

  所以就只剩下叶修魏琛和包子了。方锐看着包子左手AD钙奶右手旺仔小馒头嘴里哼着喜羊羊的主题曲一屁股把自己摔进沙发,在一秒之内把他踢出了求助对象这一栏。

  啊老不要脸啊老心脏,我来了。

  3.

  “哟,猥琐方也有春天,不错啊……”魏琛和叶修两人挤在长条沙发上吞云吐雾,方锐一个人搬张小板凳坐茶几对面,活像开家庭小会。

  “你说你看不透她的想法?”叶修不像魏琛那样三两句沾不到关键点。方锐闻言点点头。

  “嘶……那就试探嘛,看看他会不会很排斥你,如果不是很排斥的话分清楚是出于礼貌还是想来真的,接下来就是你的强项了”叶修难得正经,伸手磕磕烟灰,嘴里吐出一片雾,模糊了他的面庞,活像街头算命的。

  “这你就外行了吧?欲擒故纵!欲擒故纵懂不懂!”魏琛摸着胡茬一派子流氓匪气“这试探也是要有章法的,乱来一气是行不通的”

  “不错啊老魏你很懂啊!”

  “这种儿女情长老夫见多了,小事一桩小事一桩…面对这种多愁善感矫揉造作的女人,我们就要用战术击败她!……”

  方锐恍然大悟式点头突然停住了,就这样僵在半空,看着对面两个老男人互吹互捧自卖自夸。

  “你小子学会了没?”魏琛拍拍屁股准备走人,他已经分析到带上床的地步了,他坚信欲擒故纵这一大招适用于任何女性。“诶你那对象是谁?有时间带出来看看?”

  方锐抬头看着魏琛,舔了舔微微颤抖的嘴唇

  “林敬言。”

  这回叶魏两个人僵在原地。刚刚脑补的窈窕淑女变成林敬言人设差别有点大。叶修吸了口烟很快回到现实“那直接上不就得了?”

  “对啊哪那么麻烦。”魏琛附和。

  方锐看着他俩越走越远,有点迷茫,不禁感叹真他妈生不逢队,能直接上还要问他们干嘛。上网问度娘的词条从“怎么判断男朋友的内心”变成“怎么和男朋友沟通”,他感觉他的进度越看越回去了……

  4.

  “你可以装受伤。”

  “你可以装生病。”

  叶修魏琛积极的提供各种方案。想破脑袋后不禁感叹战术思想果然不适合套在感情上。连个简简单单的同居理由都要争个半天。

  “要不你装穷吧!”魏琛拍板。叶修显然懒得再探讨下去,点点头。

  我 一个 年薪三百万职业选手 求一个 无业退役选手 包养……?

  方锐有点迷茫,夏休期一到,他还是带走了他的两张卡和魏琛给他写的“欲擒故纵”四字神符,向N市出发。

  与此同时,方锐微博上一个特别关心发了一条新微博。

  [林敬言 v]:夏休期了,来个职业选手

  叙叙旧?配图是他和方锐的合照……

  5.

  方锐两手空空赶到林敬言家,刚屈起手指准备敲门门却自己开了,两人鼻子间的距离不超过两厘米。

  眼前的面孔是那样的熟悉。这些年来两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往事涌上心头。那时候的方锐尽管在容易冲动的年纪,但心里清楚的可怕,他只知道不能伤害他,更不能因为这样失去一个挚友,于是把自己的想法深深埋在心底……但现在的方锐已经是个成熟的大孩子了……

  “老林啊你不知道我多可怜,我被赶出来了呜呜呜……”方锐哀嚎着踮脚朝林敬言扑过去,下巴靠在人肩膀上,嚎的真切。

  人还是那个人,但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抱过了,和记忆中的不太一样,高了很多,也瘦了点……方锐一边有意无意的把手臂圈紧了些感受林敬言的温度,一边偷着眼瞥林敬言的耳朵,上面多了条金属边边。

  本来就看不透,戴了眼镜肯定更看不明白了。

  与此同时林敬言的眼镜下那双眼睛泛着任何人都没看过的柔情的光芒。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抬起手准备贴上方锐的背,哪成想方锐刚刚放开却又被一把按回肩头……

  方锐:……!!!

  这歪打正着的第二个拥抱持续了短短三秒,但足以这两个表面稳如老狗心里各怀鬼胎的男人策马奔腾脑补万字甜文。

  6.

  “我去给你倒茶…”

  “我去倒茶…”

  7.

  然后这两个互相猜不透内心的男人呆在各自的位置上一边痛心疾首一边回味刚刚那个拥抱,毫无头绪的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一刻,他们的默契度达到了空前绝后的巅峰。

  8.

  方锐拿着莲蓬头对准自己的头狂浇,希望自己智慧的苗苗能快些在头顶上发芽,或者浇出某些异能比如读心术什么的。然后啥都没等到林敬言倒是出现在他面前…

  “啪叽”方锐手里的肥皂吓的落了地,激起一小片水花。

  方锐本来就红的脸瞬间都绿了,热血一股冲向头顶一股涌到下盘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整个脸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变着,目光在林敬言和地上的肥皂和自己光裸的身体上来回跳动着,茫然而又紧张的不知所措。可想而知此时的场面在这两个心怀鬼胎血气方刚的男人面前有多尴尬。

  林敬言只是想单纯的进来拿眼镜,谁知道会看到这样的场面。虽然他也知道他们俩表面关系单纯心里的情感十分复杂,彼此之间试探的招数尽管都心中有数但现实来临还是这么让人措手不及,跟和叶修打荣耀似的充满意外和惊喜。

  林敬言喉结滚动了一下,微微侧开身子,试图借着门框来挡住自己已经半硬的下体。浴室里的热气把他的眼蒸的有些热,涨涨的,胸口有些闷,喘不上气。

  他又吞吞口水,一开口才发现嗓子已经哑的这么厉害“把我眼镜拿一下”他伸手指指架子上的眼镜。

  方锐垂下眼眸,甩干手上的水把眼镜递过去。两人的手擦过的一瞬间都感觉对方的温度是热的,热的可怕。林敬言接过眼镜后余光忍不住又留恋了一把方锐的身材。关上门后两人都是重重的一叹气。

  方锐弯腰捡起肥皂。肥皂已经被热水泡的软了,滑溜溜的,手指一捏就凹下去一块,和自己怦怦跳的心脏一样脆弱。方锐低头看看自己的分身,然后把水温调到最低。

  这边林敬言背靠卧室门喘着气,想到浴室里那番风景下身就涨的有些发疼……

  幸好家里不止一个厕所……打开凉水澡开关的林敬言想着……

  9.

  方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抱着瓶牛奶,林敬言一边看电视一边偷着眼看他喝牛奶的样子。电视的光把方锐的脸照的忽明忽暗,林敬言在两人视线相遇的前一秒扭过头。

  “这大脑壳里面在想什么呢……”电影接近尾声,黑暗里林敬言瞥着方锐的侧脸,殊不知身旁那个人也做着同样的动作。

  人心难测啊人心难测……

  两人互相给了对方一句晚安,一个走向客房一个走向主房,那么近又那么远。

  一点,方锐起来喝水。

  一点半,林敬言起来上厕所。

  两点,方锐起来上厕所。

  两点半,林敬言起来喝水。

  三点,两间房门同时打开,两人站在门前,对视几秒,一个人朝另一个人走过去……

  还要什么读心术呢,直接要这个人不就够了?

  夜,还很长……

  

  

  

  

  

  

  

  

  

  

  

  

  

  

  

  

评论(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