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全职高手】听队长讲那过去的故事(又名:兴欣队长的海螺姑娘 们√)


#预警道八说胡

#可能有点ooc(我们猥琐流就是不拘小节!)

1.

兴欣有一次外出客场作战。在去会议室开完会后,所有人齐聚陈大老板的房间闲谈坐着玩。原因很简单:陈果三八妇女节某宝大降价时叶修帮她抢到了一副上好的茶具。

兴欣众人就这样一言不合默契万分的开完会就挤在了陈果的房门前。进去后有一个个坐的端端正正等着陈果泡茶……

一阵漫长的扯淡加互黑后,大家都觉得聊不怎么下去了,却又舍不得陈果的茶具,这可怎么办呢。叶修摸了摸空瘪的裤袋,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开始讲他的故事。

2.

叶修开口,就是一个沉重的叹息,严重的提起了众人的好奇心。大家心里偷偷比了个耶,不止是为了能听叶修的故事,更重要的是能继续喝茶。

叶修端起了茶杯,一口喝光里面的茶。又理了理衣服头发,摆足了架子。

“那是一个晴朗的上午……”

安文逸和罗辑的镜片闪过诡异的光。经过义务教育后的学生不怎么认同这种美好的天气能衬托这种悲伤的剧情。起码叶修表现出来的是这样的。

“阳光明媚,气温舒适,大约在25摄氏度,风速大约是……”叶修垂着头,掩饰着眼神中对茶的渴望,张口就是娴熟的天气预报。

“咳咳!”陈果提出了抗议,放下冲茶的动作,似乎是以此作为威胁。

叶修连忙正色“我刚起床,就依稀看见房间里有人。睁眼一看,是两个女人。一个坐在床头柜上,一个坐在电脑桌前好像在玩荣耀……”

众人眼神刷刷的放出光芒,以方锐的最为过分,真诚的双眼简直像塞了两根手电筒。

这才是正确的节奏嘛!他们心满意足的喝着茶感叹道。

3.

“那两个女人也看到我了,都朝我走了过来……”叶修如禁欲般面无表情的阐述着,却十分深情,淡定无视某两个成年猥琐老男人八卦且火辣的眼神。

“好看不好看?身材好不好?”方锐眼里像塞了激光炮似的,真诚的双眼盯得叶修微微吸了口凉气。

一旁的魏琛也微笑着一边摸摸胡渣一边翘起了二郎腿,舔了舔嘴唇。

叶修略厌恶的看了看他们,却回答了方锐的问题“长的特别好看,身材也没的挑,都算女神中的女神级别。”然后避开目光,不去看那两挺激光炮和猥琐至极的眼神。又端起了一杯茶。

“她们向我走来,我问她们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她们都不说。最后被我逼得不行了才告诉我坐在床头的那个叫小香,玩电脑那个叫小蓉……”

“叶修你不厚道啊怎么能这么对待女生别人不说你还逼她……”方锐发出抗议,但很无奈被叶修打断了

“她们说他们从很早就跟着我了,只是到今天才出来露面。小香穿着一条红色的紧身裙子,小蓉穿着黑色的。她们就这样站着,我还在床上坐着,然后我们谈了差不多两小时……”

“卧槽你还说你会把握机会!你这种人脑神经里面就只对荣耀感兴趣吗?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在床上坐着跟!她!们!聊!了两!个!小!时!”方锐大吼,顿时引起所有人的关注。陈果听完,纤纤玉手优雅一伸,没收了方锐的茶杯。

方锐一脸苦逼,但总算闭起了嘴。魏琛悠悠拖过烟碟点起了一根烟。

叶修眼神似乎一下就聚焦了,看着魏琛嘴里的烟,像掩饰什么似的。他到底还是端起了茶杯。

“咳咳,然后她们见我在那里发呆,就走开了。然后一个去折我行李箱的衣服,一个洗我昨晚的衣服。小香洗了好久好久,小蓉一整理完就去玩荣耀了,我也在旁边看着。小香洗完衣服后,又帮我洗背包、准备早饭……对了还帮我整理好桌子上的资料。”叶修抬起头,眼里闪着光芒,似乎是对她们的向往,又像是怀念……

“我知道了!”包子突然大吼一声,没咽下的茶差点喷坐对面的罗辑一脸。

“你知道什么了!”方锐有点生气,因为包子这一吼把他从他的幻想里拉出来了。

包子终于肯咽下茶“老大说的是海螺姑娘!”

众人齐齐望向叶修,特别是陈果,她冲茶可是冲到手都酸了,难道叶修就是编故事就是为了糊弄她的?

哪知叶修摇了摇头“不,不是海螺姑娘。”

差点蔫下来的众人又挺直了腰杆。陈果也开始往茶壶倒水。

4.

“她就这样帮我洗完了我所用该洗的东西理完了我所用该完成的事情,包括收拾我邋遢不堪的房间。这全是小香的功劳!小香一个人就干了这么多,她几乎什么都能帮到我,成为我身边不可或缺的人!”叶修眼睛真诚程度堪比方锐,几乎可以挤出水来。

“那小蓉呢?干嘛?”魏琛又点起了一根烟,饶有兴趣的问到。

“啊……她,她也挺重要的。只不过没像小香理这么多事情,她每天几乎干的都是同一方面的事情。”

“什么事情?”轮到陈果按捺不住了。

“荣耀。她在这里给我很大很大帮助。但我认为最有效率的还是小香和小蓉一起帮我,那是我最幸福、最得心应手的时刻!”叶修眼光愈发的真诚陈恳,闪着盼望和怀念的光芒。

啊,感情还是部感情戏。跟楚云秀混久了的苏沐橙对此颇有心得体会。尽管她从来没听到过叶修谈起这两个人,但她还是很敬业的入戏了。她掏出一把瓜子放在桌子上。

职业选手眼光手速能差到哪去?趁苏沐橙埋头整理衣袋,桌子上那把瓜子瞬间不翼而飞,丝毫不带一点声音,人人一脸坦然。

苏沐橙一抬头看见桌子上空空如也,把一整袋瓜子瘫在桌子上,有福同享。

叶修也摸了两颗。于是在连主讲都在嗑瓜子的咔嚓咔嚓声中,叶修继续讲着这个不为人知却颇为吸引人的故事。

“小香真的特别辛苦,每天都要干这样那样一堆活。她也在精神上很大的鼓舞着我,在我最疲倦 最困难的时候给予我帮助……”由于刚刚瓜子的插曲,叶修的讲述和上文连起来显得有些牛头不对马嘴,但起码没偏主题。

“等等等等,你都在讲小香,小蓉呢?不是说都很好看吗?”方锐选择性忘记陈果刚刚收他茶杯的动作,继续积极发言,两眼冒光。

“其实小蓉也很不错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小香可能只和我们之中一两个人的口味。但小蓉,这个我敢肯定大家都很喜欢她也会喜欢她!”叶修微微提快了语速提高了声调,从未如此肯定和坚决。刹那间,众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仿佛坐着的都是情敌。连那几个女生都在对望。

“形容下形容下!”方锐看起来想要把持不住了,急切的要求叶修详细说明。

“你就脑补一下特别特别特别好看的身材,和特别好看的脸。”叶修面无表情,简单陈述,那叫一个波澜不惊。

“啧,是不是那种出场会加特效的那种?比如音乐啊火光什么的?”方锐不肯罢休,显然对叶修刚刚的回答很不满意。

“你把寒烟柔的火舞流炎的流炎特效p一下就差不多了。”叶修皱皱眉头,试图用比较复杂的思维和脑回路来打断方锐的纠缠。

众人分分抬头望天脑补,然后一致的恍然大悟声,不知道几句是真的几句是假的。

“卧槽!火舞流炎!我的死亡之手!”魏琛是唯一没有参与脑补的人。因为他的银武死亡之手不久前在公会里耍牛逼玩PK被公会的一群死党组团在野外爆走了。虽然是同公会的,也知道一定会还回来,而且这个时候已经到了归还的时间了,魏琛对死亡之手的爱与执着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时他当然想先拿回死亡之手,要是那堆垃圾没保护好被别人爆了那就真的麻烦了!

魏琛一吼完就站了起来往门外冲,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带丁点犹豫流畅至极。他当然有把迎风布阵带在身上,但因为陈果这间房是专门的会议型,没有配置电脑,而他这时需要的正是一台电脑。

叶修见魏琛要走,原本平静而深情的脸立马变色,瞳孔猛然一缩,眼疾手快的拖住魏琛的裤腿把他拉了回来向方锐使了个眼色让他帮忙把魏琛按在椅子上,仿佛有什么急事似的。方锐懵懵懂懂的照做了。叶修又像不放心般按牢了魏琛的双手,好像就差一捆胶带了……

“你干嘛!!!!!”魏琛大吼着,脸都憋红了,哈喇子喷叶修一脸。

“别急别急听完再说,大不了我帮你爆回来就是了。”叶修仿佛缺了魏琛活不下去似的拼命恳求他坐着听故事。

“听你他娘的!老子要去拿死亡之手!!!”魏琛像是快哭了,眼眶红红的,声音沙哑。

叶修又使了眼色,坐不远的包子也伸出一只手帮助他们控制住魏琛。包子才不管发生了什么,老大的命令就两个字:服从。

魏琛哭着叫着扭着挣扎了好一段时间,发现挣脱无望,双手往单人沙发上狠狠一锤,仿佛要砸出两个大坑,然后从裤袋里狠狠咬出一根烟,把烟头都咬扁了,一大口一大口的猛吸泄愤。

叶修眼睛又直了,然后他发现很多人在看着他,他连忙摸了摸鼻头,什么都没发生状继续喝茶嗑瓜子讲故事。

“刚刚讲到哪了?”华丽丽的开口跪。

5.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可能性!”方锐趁大家在因找回主题而迷茫时突然开口。

“说。”唐柔本来是不怎么感兴趣的,这故事对她来说也可有可无,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听众。但刚刚提到了她的火舞流炎,她也跟着活跃了一下。

“叶修死命要老魏留下来,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隐情吧?”猥琐流大师出口自然不同凡响,一语道破天机。之后猥琐的眼神迅速扫向二人。

众人恍然大悟,方锐这次可能真的说对了!

叶修正色咳了咳。魏琛却斜眼微笑看着叶修翘起二郎腿重新点了根烟,淡定看他怎么编。

“这个……其实也没多大关系。有一次我出门……”叶修却一桶冷水浇灭了希望,并不打算解释似的重新开了个话头,没给大家失望的时间。

“有一次我出门买…溜达放松,小香跟着我一起。在路上我看到另一个小香。真的长的一模一样,什么都一模一样……”叶修声情并茂的讲述着,而众人也配合的代入了。

感情还是玛丽苏啊!众人微微吸了口凉气。

“那另一个小香看到我就走了过来。我一对比才知道,原来那个小香因为经常劳累干家务,已经变得有点瘦弱衰老,双手也皱巴巴的。而那个小香却像新的一样,什么都是完美的!”叶修眼中继续泛着光,四十五度角抬头作向往状。

“然后呢然后呢?”方锐打断叶修的煽情画面。

“小香见到那个新的小香就哭了,抱着我一只手臂,跟我说这是她们特有的规矩。因为她干很多事情会衰老的更快,所以这时候需要一包…一个新的来弥补上一个的空缺……”

陈果瞪大了眼睛已经完全入戏了,眼中隐隐泛起泪光。“然后呢?”她吸了吸鼻子。

叶修也莫名的跟着吸了一下,用着非常伤感的语调继续说着“一番交代过后,那个旧的小香离开了,那个新的小香跟着我走。当我回头看时,那个旧的小香已经不见了,可能是消失了吧……以后的每两个星期几乎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旧的小香走了,新的来到我身边……”

“小蓉呢?”魏琛发言

“小蓉她因为没干什么事情,到现在还是那一个。她也一直陪着我。”叶修认真的回答魏琛,努力将魏琛带入自己的剧本。

“也就是说那个小香和小蓉现在还在你身边?”方锐两眼冒金光,猥琐流大师总能从不同角度发现问题的关键点。无论这种想法健康不健康。

这显然是不健康的。

大家一下子都被方锐的思路带偏了,纷纷两眼发光一脸期盼看着叶修,想看看那两位传说中的美女到底长什么样。尽管他们到现在还没看过,更是到今天才听到叶修的这个故事。

方锐对这种效果很满意。他一边喝茶一边斜着眼感叹猥琐流果然总能在关键时候发挥关键作用。要不然照叶修这样讲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你们是见不到他们的。”叶修在一堆电灯泡眼的光芒的照耀下抿了一口茶说着。

“为什么?”从未如此整齐。

“因为他们是我命中跟定的神啊!当然只有我能看到他们。你们也有命中跟定的神,比如说小蓉,你们应该都有一个。”叶修一本正经的说着,眼睛不眨一下。

“那他们在哪?你房间里吗?”方锐又一次发言

叶修扭头看了看周围,仿佛在看她们在不在。然后点了点头。方锐得令作势站起就往门外冲。

包子得到了老大的眼神指示一伸手拦住方锐。

“包子,走,看美女去!”方锐像犯罪分子诱导小朋友吸毒一样,双眼滋滋的冒着光。

包子认真的摇了摇头。“听老大的话。”

方锐啧了一声,双腿微微一蹲,铆足了劲作势欲冲。他相信如果冲的过包子这一关他将彻底走上幸福。

包子微微把手往下一压,方锐就结结实实的被按回沙发上。方锐美好的幻想最终化为泡影服从了现实。

“听老大的话!”包子依旧一脸认真。

“包子你回去吧别管他,反正房卡在我手里他也进不去。老是打我的岔烦死了,重头戏还没说到呢!”

众人如梦初醒:卧槽感情还有重头戏!

6.

叶修继续侃侃而谈,其他人继续听故事。饭点到了都继续喝茶聊天听故事不舍得走。

“你知道我命中带着什么神吗?”陈果一脸期盼的望着叶修。

“我啊!”各种不要脸。

陈果一脸嫌弃。

“我难道不是吗?我还是一本教科书呢!”叶修依旧锲而不舍博关注刷存在感。

“建国以后不许成精。”方锐笑嘻嘻的看着叶修被怼,忍不住插上几句。

“说真的说真的,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没看到我的神?”陈果不肯放弃。

“我怎么知道?”叶修一脸坦然“看相看风水取名字测吉凶算八卦去微草找王大眼去,一看解千虑,这东西问我干嘛?”

乔一帆在角落默默地打了个寒战。

“重头戏是什么?”魏琛显然对微草队长不怎么感兴趣“我要回去拿死亡之手了。”

“别走别走别走别走别走,老魏,这里你年纪最大,没有你我场面镇不住啊!”叶修一脸狗腿说着狗屁不通逻辑的话。

魏琛对于叶修的狗腿不想说话。叹了口气一脸忧虑的靠在沙发上仿佛在想他的死亡之手。

“hey”方锐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晚饭叫叶修带着小蓉小香去吃饭吧!”

“都说了你们看不见他们的,只有我才能看见。”叶修一脸不耐烦。又好像在掩饰着什么。

“不会有什么隐情吧?”陈果八卦。

“实不相瞒,确实,小香现在不在我身边。”叶修也学着魏琛叹了口气一脸忧虑靠在沙发上。魏琛被叶修的“东施效颦”吓了一跳,又为自己正名似的重复了一遍。

“那她去哪了?”陈果始终是最入戏的那一个。

“我们不是客队比赛嘛,我都说了,小香平均两个星期就会重新换一个。老的走了新的找不到路了呗……”叶修伤心状“我最近没了她,可是十分艰难呢……”他一边说一遍把眼神使劲往魏琛那里瞟。搞得魏琛十分尴尬“看我干嘛,她们走又不是我干的。”

大家突然明白了什么,都以为魏琛对小香做了什么不可名状的事情。毕竟无论在哪里他和叶修都是一个房间的啊!经过这么长时间了,那两个只能叶修看得到的神也许早就被魏琛看到了!

没错!就是这样!大家都想到一块去了,并一致同意这个想法,刹那间眼神都聚焦在魏琛脸上,包括叶修那张瞬息万变现在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脸。

魏琛彻底迷茫了!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他什么都没干!

“你们还没明白吗?”突然,苏沐橙莞尔一笑。

“明白什么?”一致的疑问。

“这个故事是编出来的。”苏沐橙仿佛自带名侦探柯南的bgm,在这群一脸懵逼的人里发着侦探的光芒。

“我早就说是海螺姑娘!”某人积极发言。

“什么小蓉小香什么神都是假的。你们看看叶修的裤袋。”苏沐橙微笑着看着叶修,叶修也用眼神回应着她。

大家纷纷朝叶修的裆部望去。不对,是裤袋。

然后齐齐回望苏沐橙,个个一脸懵逼。

“那你们难道就没发现他这几天有什么不寻常之处吗?”苏沐橙依旧微笑。

“前辈他……没吸烟……”心思缜密的乔一帆get了重点。

苏沐橙打了个响指“然后你们不觉得小香,小蓉这两个名字和我们生活中的什么东西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注意,叶修哥说小香只是说我们之中的一两个人喜欢,而小蓉我们都喜欢哦!而且小香会经常消失,而且她的消失对叶修造成了很大影响。小蓉不会呢!”

“小蓉,荣耀!靠!”方锐回过神来猛的一拍沙发,自己一个堂堂猥琐流大师居然被蒙在鼓里这么久。

“那另一个是……香烟?”陈果一脸难以置信。

苏沐橙点点头。

在座的各位都不是傻子。再看看叶修的裤袋,瘪瘪的贴着大腿隐隐约约只有一个打火机的形状。真相水落石出了。

魏琛彻底崩溃了,这男人不顾他死亡之手的安危搞了半天原来只是表达他最近没有烟的事实!死亡之手也算战队的资源啊!!!

他狂奔出去,这次终于没人拦他,都在回味刚刚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可他却几秒后又跑了回来。

“房卡!”魏琛气喘吁吁,仿佛跑这几步能累死他似的,其实他是气的快冒烟了。

“呐”叶修递上,又猛的缩回来“烟。”笑的一脸阴险狡诈。

魏琛大叫一声“妈的”甩给叶修半包软中华攥着房卡吸拉着拖鞋蹭蹭蹭的跑了。

叶修刚刚心满意足的抽出一支软中华点上,吐了口烟圈,又伸出手想去拿茶盘上的茶杯喝茶。茶配烟,胜过活神仙!

陈果猛的一拍桌子,她为了听这个故事可是冲了一个下午三小时的茶了!手早就酸透了,谁知道这还是个假的故事!

之后,楼廊上回荡着跑步声,很容易听出一双是皮鞋的,一双是高跟鞋的。在前面的那个男子一边跑一边吸烟一边猥琐的大叫着

“老板别追了我错了!”


end.




评论(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