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云梦双杰】他若归来

#离中考94天的挣扎

#君不见脑洞之源天上来

#我要好好学习了【bu shi】

“家主,家主,不好了,祠堂……来刺客了!”一位家仆拍着江澄寝室的门,轻声喊着。

江澄闻声,皱了皱眉头,捏了捏隐隐发痛的眉间“一个破刺客都收拾不了,养你们有什么用!”说罢,他突然想到一个人。毕竟平常会在祠堂出入的人不多,尤其又是今天这么一个特殊的日子……

今天是江厌离的祭日。江澄为了打点这件事,忙到夜半三更才能躺下休息。可还没过半柱香,就被人叫醒了。

“家主,那个刺客厉害的很……而且好像……好像还是魏无羡!”说道后半句,家仆咬牙切齿的加快了语速,谁都知道云梦江氏家主对魏无羡的痛恨,这种时候拍拍马屁表示对魏无羡的共仇敌慨也有过之而不及。

“都退下吧,一帮废物,我来。”江澄揉着发痛的太阳穴,起身穿衣束发。

他只穿了一件素白的中衣,头发也只是草草用绳子系着不垂下来挡到视线,可如此随意地打扮却让江澄透出了几分平日不常有的干净清爽。

推开门,家仆站着,手里捧着三毒。“家主,您的佩剑,别忘了带”一脸陪笑。

江澄皱了皱眉,居高临下看着他,踢了他一脚,喝到“滚回你的狗窝去!”再也没回头看他一眼。

走到回廊,江澄鼻子灵,远远的就闻到从祠堂飘来一股酒香。很香,很醇 ,但又很辣。

是天子笑。

魏无羡跪在江厌离牌位前的蒲团上,有一声没一声的抽泣着,任凭眼泪滴到地上,和落下的烟灰搅在一起。

许久,魏无羡站起来,喝了口天子笑,给江厌离上香。江澄靠在门框,什么都没有问,说了一句“我刚刚上过了。”

魏无羡看了看那三根已燃剩半截的香,没有回头,固执的又插上三根。

“不一样的”他突然砰的一声坐在地上,又扬起头,仿佛有泪滴划过脸颊,脸上眼中一片湿润“你看,这三根,是江 晚 吟”,他迷迷糊糊的指着,“这三根是魏 无 羡,不一样的。”说罢又重新跪在蒲团上呜咽,似在哭泣,又似在忏悔倾诉。

江澄眼中也湿润了,他走出祠堂,扬起头望着月亮,不让泪水留下来。云梦江氏傍水而居,本就潮湿,晚风更是冰冷刺骨,江澄就这样站着,任凭晚风在身遭肆虐,股股寒意漫入体内。

待祠堂终于没有了动静,江澄迈了进去。

魏无羡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顺便递过一坛喝剩一半的天子笑。

江澄毫不客气的一口喝干。见魏无羡眼神迷离,他把玩着酒坛叹了口气问到“怎么醉成这样,喝了几坛?”

“三坛!”魏无羡朗声答道,右手确明确无比的比着八。

江澄被他逗笑了,弯下腰举着魏无羡比着八的右手在他眼前晃,又问道“究竟喝了几坛?”

魏无羡抽回了右手,回答依旧响亮“三坛!”

江澄站直了腰身,右手学着魏无羡的八问道“为什么是三坛?”

霎时,魏无羡刚刚眼睛里散发出的亮光不见了,此时眼里仿佛被乌云笼罩一般黯淡无神“因为……因为……”他突然开始抽泣“羡羡今年……三岁…三岁了……”他颤抖着伸出手,比划着三给江澄看。

江澄愣住了,泪水突然像决堤一般滑落,滑过脸庞,落下,一滴一滴的滴到魏无羡的肩头。他心中一再的告诉自己在姐姐和父母灵前不能哭,却毫无用处,最终和魏无羡一起无言抽泣。一个站着,一个坐着。

突然,魏无羡就地躺了下来,泪水划过双鬓,顺着发丝落到地上。他开始在地上打起滚,一边哭一边滚,像年幼那时一般。只不过那时在厨房,那时有江厌离看着他笑。

江澄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走出祠堂。见门槛边堆着一堆空酒坛,他弯下腰数了数,七个。连同他们刚刚喝的那坛,八个倒也没错。江澄看了看在祠堂里痛哭流涕的魏无羡,抹抹鼻涕抱着酒坛去扔掉了。

等江澄再次回到祠堂,魏无羡早就睡着了。江澄望望天,不忍心放他一个人在祠堂,就把他打横抱起,让他回去休息。魏无羡以前在莲花坞的那间房还原封不动的留在那里,江澄基本每周都会亲自去打扫。江澄推开房门,一股阴气袭来,觉得还是不妥。这间房常年没人住,现在又是深夜,幽冷幽冷的,人气不足。

江澄把魏无羡抱回了他的卧室。

他把他放在床上,任凭他在床上翻身打滚弄得他一床酒气。这家伙从小睡相就不好,挪到最后酒气蔓延到整个房间。

江澄拖了把椅子坐床头,脸对着魏无羡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柱香后,床上那个人翻了个身,咂咂嘴巴,双眼依旧紧闭。

“江澄。”

“嗯。”

“这是哪?”

“莲花坞。”

“哦……”他叹了口气“我想家了……”

江澄不知道他想的是哪个“家”,是想他和他爹娘一家三口的那个家,还是云深不知处,

亦或是从前的莲花坞。

江澄希望他想的是后者。他寓意不明的嗯了一声

“我也是。”

然后又想了想,叫出了久违的两个字“魏婴。”

“你后悔吗?”

“后 悔……”他把这两个字说了一遍。不知道是反问还是酒后无意义的呢喃

亦或是肯定。

江澄看着魏无羡,看着那张不属于原来的他的脸。

他在想如果当年没有岐山温氏的捣乱,现在会是怎样?

这个问题他想了无数遍。

魏无羡不会在玄武洞救绵绵,蓝忘机也不会和他一起留在玄武洞。佩剑不会被他们收走,江枫眠也不会去拿回佩剑,王灵娇就不会趁虚而入,更不会遇到温宁温情……

但云梦双杰只有一个,江澄只有一个,魏婴也只有一个。原来的魏婴死了,所以现在的云梦双杰再也不是当初的云梦双杰

终归,还是回不去了啊……

想到这里,江澄看着床上的人,说道

“想家了就回来看看吧,下回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了。”

“嗯……”

【over.】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