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全职高手】and【魔道祖师】当你的室♂友串了剧组

#心疼轮回副队,,,
#心疼蓝二哥哥,,,
#我是爱你们的

(上林苑 叶修魏琛房内)
8:30
叶修伸了个大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看到了昨晚豪言壮语说要六点起床而现在却睡成一摊稀泥的魏某,无奈摇头。
看了一眼闹钟,叶修忍无可忍,不顾联盟一老身体的安危,推了推睡得一脸坦然的魏琛。
面不改色。
叶·强忍起床气·修又推了两把。
不动如山。
叶修气了,踹了踹床板“起床了起床了老魏”,看见那人一脸坦然,提起脚又踩了一下。
床上的“魏琛”终于摇了摇头,内心OS:“谁胆子这么大敢踹本老祖”
这感觉,,又是一次熟悉的“重生”。
唔,,,这种重生的感觉,,,上次重生是几年前了???哎呀在姑苏待太久忘了,,,
无奈魏无羡没有算计这种问题的脑神经,摇摇头,睁开了眼。
一个猥琐青年大叔的面孔映入眼帘!!!
魏无羡吓得一哆嗦,强大的心理能力还是忍住了没有表现得太过明显让人察觉
“好歹本老祖也是看过凶尸的,,,这人猥琐是猥琐了点,但好像长的还可以……不能和凶尸归为一谈——凶尸可爱多了~”魏无羡想着
“快点起来起来醒了还在窝里赖着,一把年纪了都……”“猥琐青年大叔”不耐烦的嫌弃着
魏无羡刚刚醒过来,脑子没完全清醒,闻言便不经过大脑开始掀被子坐起来。猛然间他意识到不对
“如果我又被夺舍或者献舍的话,那么现在我还没完全适应这具身体动作不可能这么利索,难道是我和这具身体的主人的魂魄互换了???好吧应该也只有这种可能”
“不是我说老魏你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这么磨磨蹭蹭的再不出来早饭都凉了”刚刚那个声音说着。
“老,,,老魏???!”魏无羡失口说出“你怎么知道我姓魏???”
叶·一脸迷茫·修“你不姓魏难道你姓叶吗?”
魏·手足无措·婴“不不不我夷陵老祖站不更名坐不改姓”
“噗,夷陵老祖,老魏这个称号符合你的也就只有老了”猥琐青年笑着“赶紧的吃饭吃饭”
“莫名其妙”魏无羡嘟哝着。

由于叶魏二人醒的晚吃的晚,所以只能两个人走去兴欣网吧。
“话说老魏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什么都不记得,这是刚刚叶修吃饭观察得出的结论。毕竟眼前这个魏琛行为语言不多说了,烟都不知道是什么。百年烟民啊!
魏无羡迷茫的看着周围繁华的一切,不耐烦说道:“叫我魏婴吧,姑苏魏无羡便是在下。别叫老魏了”
“魏魏魏婴???你什么时候改的名?你家也有个兄弟叫这个?”
“哦你说改名啊,这你都不知道,我以前在云梦江氏,是那里的半个养子,以前介绍都说云梦魏无羡,后来去姑苏才改的。”
“哦,那我们俩可就差不多了,我当初用我弟的名字出来打网游,这你知道的,诶对了那魏琛和魏婴哪个才是你弟的名字啊?”
“说到名字这个我也不知道,我这个名是我爹娘起的,字是江叔叔取的。我当时还小,什么都不懂。”
……
两人见说话都不在一个轨道上,便相视一眼,继续侃侃而谈。
叶修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管你说什么我就照着我的思路说下去,黄少天和包荣兴的强力轰炸可不是白炸的。
而魏无羡流氓无赖从小风流言语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于是到了兴欣门口陈果看到的是这样一副场景:
“想当年哥拿下了三个总冠军”
“冠军啊,你都不知道屠戮玄武有多大,保证把你吓得屁滚尿流找不到北,可是我和含光君两人就把他杀了,当时才17岁”
“哥的总冠军也是17岁拿的”
……
陈果一脸懵逼,这两个老东西居然还在缅怀历史?话说屠戮玄武是个什么东西?第一区的副本怪???
陈果正想上前问个究竟,哪曾想魏无羡看到了她竟突然向她颔首行礼
陈果懵逼了
叶修懵逼了
魏无羡悠悠开口“在下姑苏魏无羡,请多关照”然后挺直了腰杆微笑站着,好一派风度翩翩气宇轩昂,像魏琛这种老猥琐,这玩意如果是魏琛蓝河肯定直播吃键盘!
陈果决定仔细端详面前这个“魏琛”,而魏无羡见陈果一直盯着他,想像以前在云梦那样往衣服里掏点小东西什么的送小姐姐,结果他就当着陈果以及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做了一个摸胸的动作
陈果:!!!!!
魏无羡也蒙了,尴尬的往下一瞟。啧 早上经历了太多,都忘了灵魂互换这一码事了…我英俊潇洒的形象啊…以前穿黑衣做这个动作多帅气都不知道迷倒多少少男少女……现在弥补算晚吗,,,
魏无羡看向陈果
但他忘了收起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而这一弧度经过刚刚内心一番思考已经变了样,,,而他就这么看向陈果,,,
陈果落荒而逃。
魏无羡收起了嘴角的弧度迷茫无助的望向一旁玩烟盒的叶修
“我,,,刚刚吓跑了一个女子”
“我知道我看到了”
“没关系吧?”
“有关系,她是我们的老板。赔礼道歉去吧”

魏无羡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进入了网吧。
他双手背在身后,抬头挺胸眼中带笑嘴唇微挑走了进去。风流倜傥,俊极雅极。
当然如果这是魏无羡的躯体做出来的动作的话。
搁魏琛这副躯体上,,,一股浓浓的老大巡视工作的流氓气派,惹得网吧里的小青年纷纷投来目光。
叶修无奈的拖着魏琛上了二楼。
只见陈果趴在方锐身上抽泣,其他人围在旁边。
“刚刚那个流氓,他自己摸了胸然后还看向我,那个眼神……呜呜呜”
魏无羡向叶修投来询问的目光。
叶修点了点头。
魏无羡叹了口气。此时,陈果的目光如利剑一般向他刺来。
噗,魏无羡中了一“剑”
紧接着 方锐 包荣兴 苏沐橙 唐柔 的目光刺来
“噗噗噗噗”,四杀。
叶修站出来打圆场:“额这个我也不知道老魏怎么了,今天一起床就这样了,我也很懵逼也许昨晚熬夜熬傻了。”
魏无羡心里哼哼“本老祖怎么知道为什么会在这,我昨晚还在姑苏天天呢!你才傻。”
谁知叶修的圆场到此结束,魏无羡以为他有长篇大论需要慢慢探讨分析。谁知声音就这么停了,六人眼光望来,只好轮到他开口了
“都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老魏多难听还显老,我叫魏无羡,大名魏婴。”
“魏 无 羡???”包子自言自语“魏……无下限???哈哈老魏这倒是挺符合你的,名字谁起的?”
“名,自然是爹娘起的。字,是江叔叔起的。其中含义我未曾多问”魏无羡平复了心情,礼貌回答。
“江叔叔……这姓听起来耳熟。哦!我想起来了!不就是轮回那个小子吗!江波涛是不是?是不是江波涛?”
“什么江波涛”魏无羡朗声道“江叔叔为人正直有名有姓,天下人谁不知道云梦江氏上任家主江枫眠大名?只可惜他故去了……”
魏无羡心想:不过江波涛这名字倒不错,以后江澄什么时候有儿子了就取这个名,好歹我也算是他半个伯伯,可不能再让江澄这厮乱取名字了。过几天金凌台清谈会我告诉他……
方锐无奈的打断了包子的脑回路。刚要开口,魏无羡抛来一句“总是你问我答,你们也该说说各位尊姓大名了吧?”
本来看在陈果这件事情的面子上不想理会,奈何魏无羡此言有理有据咬字清晰而铿锵有力,虽有不容抗拒的气氛但又不失礼节,众人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苏沐橙点点头,开始挨个介绍。
魏无羡这才开始仔细打量这一行人的服装发式。半晌他得出一个结论 这他妈都什么世界???
人不留长发 不戴发簪 衣着款式也颇为怪诞,魏无羡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哪本古籍对此有所记载。
“好了,都介绍完了。话说你是从哪来的?”方锐发问
魏无羡应道“我父亲魏长泽是云梦江氏的仆人,母亲是抱山散人之徒藏色散人。他俩再一次夜猎中意外丧生。后来我被云梦江氏家主江枫眠收留,经历些变故后,现在在姑苏蓝氏。”
方锐听得一愣一愣的,还没明白“所以你是哪里人?”
“云梦江氏”
“那姑苏什么氏是……?”
“我永远是云梦江氏的人,只不过现在在姑苏罢了”
方锐朝众人递上眼神:这个人肯定不是魏琛
“慢着”叶修措不及防突然开口“你刚刚说你母亲是什么?散人???哎呀这个我熟啊!”
“你?”魏无羡上下打量这个猥琐青年
“诶对就是我,不信你问问包子。包子我是不是散人?”
“对啊对啊老大的散人最厉害了联盟第一啊!”包子附和着
其他人觉得叶修话里有话,但 他是散人,这确实没什么毛病。说他不是散人,欠君莫笑打吗?众人一时语塞,只好静观其变。
“哎呀兄台你别不信啊我拿散人给你看!”
“别叫我兄台!”魏无羡想想自己那个清风明月的师叔,又想想自己温柔贤惠的娘。都是散人为什么气质这么大不同呢,,,
魏无羡一时出神,措不及防被拉到电脑前。
嗯?????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发光??天哪好可怕二哥哥救我!
然后魏无羡就看到一个穿着花花绿绿如同调色盘一样的人出现在电脑前。哦不对,是电脑里。
“看咯,散人”
魏无羡不想说话。
“就这玩意???”
“对啊!”
“散人???”
“对啊!”
魏无羡觉得他不太理解这个世界……
“他……姓甚名谁?”
“君莫笑”
“君莫笑散人???”
“随你怎么叫咯~”
“战斗力如何”魏无羡勉勉强强说了一句现代的话语
“哎呀战斗力那就不得了了!我跟你说这个君莫笑四围balabala……”叶修开始激动了,滔滔不绝。
魏无羡觉得其实蓝老前辈的话也并非完全听不下去,起码听得懂啊!眼前这个“散人”在说什么?嗯?暗夜斗篷是什么?伏龙翔天是什么?

熬着熬着终于到了下午,魏无羡跟着他们凑凑热闹,本来他也就是个自来熟的人嘛!然后就看见这一群人进了同一个黑漆漆的屋子,开了桌子上那个会发光的东西。
妈耶!乍一看像一堆鬼!
当然鬼什么的吓不到魏无羡。
然后他就看见了屏幕上一堆走尸正在袭来,一群人打打杀杀。
看见走尸那一刻的魏无羡别提有多亲切了,乖巧的站在叶修的后面看着电脑屏幕。
然后就听见叶修对着戴在头上的那个东西说着“埋骨之地中草堂的人现在已经在刷了,刚刚又遇到了蓝溪阁,所以待会我们像以前那样刷个他们破不了的记录出来”
埋骨之地……这名字魏无羡莫名又一阵亲切……
不过一会后他看着叶修的电脑屏好一阵揪心:这么好的资源就浪费了太可惜了!
等他们第一遍停下来,他认真的对叶修说道:“我有办法,让你们更效率杀掉他们!”
“哦?说来听听”
“你们杀了走尸之后不要忙着走掉,要……”
“不走掉浪费时间啊!”包子插嘴
“你继续”叶修指示
魏无羡颔首还礼:“你们杀了走尸以后要停下来观察,看看哪只怨气较强反抗较激烈,可以花点时间在地上布个血阵炼成凶尸,那效率立马就不一样了!让他们自相残杀,我就练过这样一个凶……”
“打住打住”叶修扶额“你这什么逻辑听的我脑袋疼”
“怎么啦?不行啊?怨气也可以为人所用啊!”
“当然不行,不过照你说的画个升天阵放个冰阵刀阵灰阵暗阵炎阵这个我可以”
“血阵会吗?不会我教你画?嗯……应该是教那个君莫笑画。”
“你要我给你开个冰阵看看吗?这个我熟得很!诶我们这里一个小弟就是专修这个的,你让他开一个给你看看!”叶修指乔一帆。
“嗯……恕我直言,还是血阵快一点,效果也好。”
“咳咳”唐柔忍无可忍咳嗽提醒。
“咳咳”苏沐橙紧随其后
魏无羡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自己这可是在帮他们啊!
“行了行了我们下本了”
“哎呀试一试嘛,你别不是不会吧?”
“我可是荣耀教科书有什么不会的?小弟你开玩笑吧?”
“那你就是在说我错咯?我可是魔道祖师夷陵老祖!”
“进本了!”苏沐橙终于忍不住了
一场闹剧这才平息下来……

过了本,世界频道上把他们的成绩摆在了第一位。众人开心而欣慰,尽管他们都习惯了,只有魏无羡一人啧啧连声
不是说他心胸狭窄脾气不好什么的,这么好的走尸资源浪费掉他会心痛死!!!就像他们说的那个二号boos丧尸贝利就这么卡在那里然后走掉了!!!暴殄天物暴殄天物……
叶修他们也很不解为什么他们猥琐无下限的老魏一觉醒来会做出这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事说出这么狗屁不通荣耀逻辑的话,平常他都是在一旁边卖力输出边大声爆粗的啊!
他们不想放弃
他们只是以为魏琛睡傻了
竟然看别人荣耀没救
那就玩吧!

他们硬生生的吧魏无羡按到属于他的座位上,给他看他的迎风布阵看他的死亡之手……
魏无羡心里一阵苦逼:这他妈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好丑好嫌弃还是我的二哥哥好看……
魏无羡天赋异禀,玩着玩着竟然会了简单操作,反正操作不好周围还有一大堆职业选手救场呢
他们这几个人由叶修带队 打着寻找魏琛记忆的旗号在荣耀里大杀四方。其中魏无羡的走位有几次走错了方向,都被专门看他的寒烟柔一会一个豪龙破军一会一个圆舞棍捞回来,方锐的捉云手也没落下。
哦 同队伤害豁免 你们就可以这样对我吗
魏无羡觉得心里憋屈的慌,,,
他每次看一个人倒下以后那群人就走了!这种时候在他的观念里走是最大的罪恶!炼成凶尸多好,又有个伴,还能提升战斗力呢,这群人真的是群傻子……
奈何他战斗力又低,只好死死的跟着他们向前推进不断杀戮。
所以那些已经死掉还没复活的人突然看到他们的视角里冒出来一个头顶着迎风布阵的人正在凝视他,然后一瞬间又被寒烟柔的圆舞棍捞了回去,,,
不明所以 一脸懵逼
我玩个荣耀容易吗我!!!死了还要被围观!!!

嗯,两小时了,红名了
魏无羡百无聊赖的靠在躺椅上
如果现在能回去看看那些尸体他宁可被杀100次!!
可是天真如他,那些尸体早就回城的回城下线的下线了。
还会等你来看吗?顺便再被杀一遍?
魏无羡不知道还有这种操作,心里想着怎样才能找个理由回去看看,想着想着竟然睡着了。
魏无羡当然不知道他们废了多大力气才把魏琛这具虚胖的身体搬回上林苑……

醒来之后,天已经大亮了 睁开第一眼
看到的再也不是那个猥琐男青年
含光君清秀的面孔映入眼帘
“含光君~~~”

魏无羡肯定不知道,他们魂魄互换的那一天内,魏琛不但一直嚷嚷要着蓝湛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烟,还威胁要叫什么迎风布阵君莫笑索克萨尔夜雨声烦来把云深不知处夷为平地,处处威胁门生调戏姑娘……蓝忘机也无奈,他并不知道魏无羡怎么了
“也许……天天太久了?”
忍无可忍,他把魏无羡敲晕,忘机琴放在桌子上
问灵。
“何许人也?”
“嗨呀,老夫你都不认识,蓝雨战队前任队长,兴欣战队现任公会会长”
蓝忘机一怔,好久才缓过神来
“何方人士?”
“老夫广州人,我的蓝雨就在广州,现在啊我去杭州跟一猥琐老流氓混,组了个战队就是那个兴欣战队,拿了个冠军。没办法就是这么厉害”
蓝忘机放弃问灵了,他甚至怀疑自己琴语不够精湛……

现在终于看到他的羡羡醒过来了!
转过脸 一脸冷漠
“天天。”

天天过后,蓝忘机带着一路扶腰的魏无羡走入金麟台赴宴。
宴会上魏无羡问金凌:“你舅妈呢?”
江澄:“滚!”
魏无羡扑到江澄身上,江澄略带嫌弃“我不是断袖。”
魏无羡:“哎呀知道的啦,我只是给你未来的孩子取个字。”
江澄咬牙:“您老日理万机,怎有时间起名字?”
魏无羡:“哎呀小事一桩。诶你说说叫江波涛如何?”

【完结撒花】

评论(2)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