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穷废的废物点心

废物一个
不定时掉落更新,时刀时沙雕
文笔渣,谢谢喜欢

【全职高手】【各大神x你】各大神撩妹时的扑街瞬间

#乱入一个命运多舛撩妹失败的老魏,,,(这样对老魏良心有点痛)
#自古大糖在后面√

【叶修】

脸上依旧挂着慵懒的神情,中指和无名指夹着刚点燃的烟,一步步慢慢朝你走来,罕见的西装革履下流氓本质仍一览无余。渐渐把你堵在墙角,在你无路可退的时候把他的脸不断朝你的脸拉近着。他身上的烟草味也越来越清晰。
你娇羞的闭上了眼。感觉得到彼此之间距离不断缩小着,香烟烟雾也渐渐在你鼻息蔓延着。
你抿着嘴唇笑了。
他使坏般的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就这样一直盯着你。
你终于把持不住了,不禁噗的一声笑出来“讨厌~”然后推了他一把。

谁知他却正一心一意享受着这微妙距离带来的暧昧,猛然被推一把竟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嘴里的香烟也掉了下来,落到了那一看就很昂贵的西裤上,还顽强的再次弹落到同样昂贵的皮鞋上。
在时间静止的这一瞬间,两声刺耳的,类似于布料烧焦的“呲”显得格外清晰,听着都疼。

“我擦这衣服跟楼冠宁借的啊wocwoc这下可怎么办怎么办把我自己卖了也赔不起啊,这下惹祸了怎么跟他说呢一件应该要好几百万吧,要不然现在用涂改液涂一下然后赶紧寄回去就说是快递惹的祸?还是我去义斩代打给他们打一个冠军来看看他会不会原谅我……”

                                            叶修《吓得我烟都掉了》

【黄少天】

今天的剑圣没有滔滔不绝,穿着件白衬衫搭着黑西裤就朝你走了过来,还不忘抬腿一勾关上了房门,转眼就到了你的面前。
他以机会主义者的手速拿走你正在看的iPad并把它扔在床的另一边,伸出双手把你困在双臂之间,翻身,上床。不顾你的感受压在你身上,双唇之间的距离不断而缓慢的缩短着。
你能看到他漆黑的眼瞳由于距离逐渐变得模糊……就在两唇即将相接的一瞬间,他的瞳孔突然收缩,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近乎用狼狈的姿态滚到衣橱边,捂着嘴:

“你你你你是不是刚刚吃了秋葵!!!!!!!!!!!!!!!!!!!!!!!!!!!!!”

    黄少天《你身上有他的香(qiu)水(kui)味》

【喻文州】

一如既往的温文如玉彬彬有礼,进你的房门之前敲了敲门,然后再侧身缓缓进门。
你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一件包装精美的礼物。
看到你欣喜的神情,他也温和的笑了,坐到你身边,
“把眼睛闭上哦,我要拆礼物了”
你听话的闭上了眼。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包装带和手指摩擦的声音,想到里面的礼物,你不禁偷偷笑了起来。

一分钟过去了,,,
一份半钟过去了,,
两分钟,,,
两分半,,,
“嗯宝贝你等等我去找把剪刀这个有点难拆 ,,”

                                    喻文州《错错错,是我的错》

【张新杰】

晚上九点,那个跟闹钟一样准时的男人果然出现在了门口,跟约定的时间几乎没有差距
你开了门,看到门外站的笔直的他,笑着扑了上去
他也笑了,默许了你的任性,双手搭在你的背上,在你脸颊亲了一口,十指相扣进入你的房间,一边帮你整理凌乱不堪的房间,一边微笑看着沙发上啃薯片的你“别吃太多,上火”
你嘻嘻一笑,静静看着他帮你上下打扫。终于,面前的男生扫完了最后一片纸屑,你从后面搂住他的腰,双手在他身上摩挲着,内心的想法毫不保留的传递给面前那个心思细腻谨慎的男人
他却倒退了半步,不失风度的嘴角挂着歉意的微笑:

“还有十分钟零二十秒就十一点了,太晚了明天吧,对不起宝贝”

                                            张新杰《时间都去哪了》

——————————华丽的分割线——————————
【魏琛】
(电话)
魏:在干嘛呢?
xx:在家啊
魏:开门吧,我在你家门口(魏·努力摆pose耍帅·ing琛)
xx:(开门,见到外面扭成铁丝一般的魏琛)“我们,,,分手吧”
“其实你挺好的,开朗,善良(???),但形象我怕家长不能接受,修缮修缮吧,再见”(关门)。
魏: ………………

失恋魏:“老东西在干嘛呢?”
装豪叶:“在家啊,还能干嘛”
失恋魏:“你开门,我在门口”(顽强的摆pose)
装豪叶(开门):“哟呵,老魏,,,”
“你别说,这样还挺好看的”
“够风骚,我喜欢”
失恋魏:“嗯,呵呵。等等你刚刚最后一句说什么!!!”
装豪叶:(嘴角邪魅一笑,信步向前靠近)
“我……”
“喜欢”
【少儿不宜】【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评论(2)

热度(49)